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六十三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136

   这几个问题每个都让人头大, 其他的暂且不说, 先捡最重要的事情做吧。在邵宁他们眼中, 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怎么让不凡恢复正常。孟婆说的那个叫魂, 该怎么叫?

   孟婆蹲在莲无殇面前和莲无殇在说叫魂的阵法, 鉴于太高深听不懂,温衡和邵宁选择去做容易一点的事——收拾卓不凡去。

   邵宁在检查卓不凡的身体,他在查看卓不凡有没有哪里受伤。这么一查还真让他查出了异常, 卓不凡后腰被人捅了一剑,幸亏卓不凡肉身淬炼到位,不然这会儿已经凉了。

   邵宁发狠了:“到底是谁做出这种事来。”卓不凡做事稳妥,在上清宗做长老的那些年, 他经常带着弟子们出去历练。为了保证弟子们的安全,他不会冒险。打个比方, 如果在遗迹快要关闭了,卓不凡一定会带着弟子们提前出来, 绝不会拖到遗迹快要关闭前一刻才出来。

   这样的卓不凡, 肯定不会为了几个混元果冒险。混元小洞天的事他一定早早的打探清楚了,说不定他都提前准备好了离开路线。这样的他却陷入小洞天中,一定是有人暗算了他。他身上的伤口就说明了一切。

   邵宁比划了一下伤口:“是匕首。”温衡看了看外翻的皮肉:“捅的挺深, 还淬毒了。”位置也扎的诡异,正好就在后腰处。这一看就是偷袭啊,卓不凡跟这人应该挺熟的。

   温衡叹了一口气:“等不凡醒过来再慢慢问吧。老邵,你有没有什么后遗症之类的,比如头疼?”邵宁点头:“是有一点。”温衡递给邵宁一个混元果:“尝尝吧, 下界不是有人说的么,毒物旁边百步之内必有解药。如果真是浓雾让大家离魂,说不定混元果会有奇效?”

   邵宁眼神复杂的看着温衡:“老温,恕我直言,你……不是吃了果子直接死了么?”温衡双手一摊:“可是我现在好好的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置之死地而后生。快吃!”

   邵宁叹了一口气:“也罢,都到了这个时候了,看运气吧。”说着他咬了一口果子:“嗯!又脆又甜!挺好吃的。”温衡道:“要是能移栽回宗门就好了。”虽然果树的样子磕碜了点,可是果子挺好吃的。

   高靖之幽幽的说道:“除了在这里,其他地方都长不出混元果,我们试过了。”混元果只能在混元小洞天生长,有人甚至说,小洞天只开放半个月,就是为了保护混元果不被大家摘光。

   卿如许也摁着眉心:“我觉得……不太舒服。”卿如许觉得有人在拽他的神魂,他看东西都有重影,头疼欲裂。卿如许扶着山洞站起来,没走两步他就头重脚轻的倒了下去!他倒下去的方向正好向着温衡,温衡连忙接住了他。

   卿如许面色苍白,双眼无神,他眉头紧锁身体在不由自主的颤抖,看起来像是在承受难以忍受的痛苦一般。温衡却无法看出他到底哪里有问题。他身上的灵气流转都正常,紫府识海也好好的!

   温衡伸出手摸摸卿如许的脑袋,卿如许眉头舒展了一些,他的神识向着卿如许识海一探,发现卿如许的元魂正在紫府中极不安稳的颤抖。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驱逐他出紫府,卿如许额头上都是冷汗,他紧紧的抓住了温衡的衣袖:“救我……”

   糟糕,被卿如许这么一抓着衣袖,温衡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他觉得卿如许竟然像他的小辈一样可爱。比如说玄天宗的那些徒子徒孙,当他们倒在温衡面前,温衡也会有类似的感觉。温衡摸摸卿如许的额头,入手一片冰凉。

   邵宁啃着果子凑过来:“仔细一看,老温,卿如许和你长得有点像耶,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亲戚关系?”温衡瞄了邵宁一眼:“你可不能乱说啊,我那会儿还没结婚呢,不会有孩子的。”邵宁古怪的瞄了一眼温衡:“瞎说什么呢,我说的是亲戚关系。”

   邵宁啃过的混元果散发着清香,温衡认真的问邵宁:“老邵,你吃了混元果感觉怎么样?是不是轻松了些?”邵宁抬起胳膊想了想:“好像真的好多了。”

   温衡从储物袋中掏出了几只混元果,轻轻的用上一点灵气,混元果就变成了清亮的汁水。温衡哄着卿如许:“卿道友,张张口,喝了这个就能好了。”卿如许昏昏沉沉间听到有人的声音低沉醇厚的传来,他张张口,一阵清凉落入他的口中。

   喝下了混元果汁之后,卿如许的脸色有了和缓。他的手也松开了,温衡连忙将他放平在地上,用大棉被给他盖上。没一会儿卿如许就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温衡双眼一亮,果真有效果!他对高靖之说道:“高道友,你快啃几个混元果。”高靖之心疼的抱着玉盒:“我就只收了几个混元果,还想着回离恨界好好的享用哪!”

   邵宁上前打开玉盒取了个果子塞到他口中:“这个时候先考虑怎么活下去,别以为你现在活蹦乱跳的,难受的时候就来不及了。”看看卿如许,之前多端方,现在还不是只能躺平了。

   温衡递了几个果子给莲无殇:“无殇,吃几个果子,对神魂有好处。”他还给孟婆一个,莲无殇用结界将果子悬在孟婆头顶,她只要一抬头就能啄到果肉。

   温衡凑过去:“怎么样了?”莲无殇道:“快画出来了,只是这是我第一次画,没什么经验。”孟婆给了莲无殇一个肯定的赞:“莲先生是我见过的最聪慧最厉害的修士,我只是说了一下,他就能靠推断画出来!”

   地上有个五尺左右的阵法,符文繁琐,看一眼都觉得眼花。莲无殇谦虚道:“我想叫魂需要的阵法应该和聚魂类似,就尝试着画了画。”莲无殇指着上面的符文解释了几句,收获了四双崇拜的眼神。不过,莲无殇看出来,这群人没有一个听明白他说什么了。

   一群人咔嚓咔嚓的啃着混元果,孟婆感叹道:“我从来只用红果煮汤,还不知道这个能生吃,挺好吃的耶。”闻言温衡看向孟婆:“什么?你管这个叫红果?你就是到烟海上摘红果的?”

   孟婆点头:“是啊,这种红果是我煮孟婆汤的原料之一,红果只生在在烟海中。每个月月中就能采摘,摘到月末就没有了。”温衡愣愣的说道:“月中到月末?每天都能摘吗?”

   孟婆道:“是呀,不过午时的时候成熟的果子最多,一般我都是午时来摘。”莲无殇问道:“幽冥界的午时,和上界的午时是同一个时辰吗?”孟婆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我落下来之前刚摘了今天的红果,然后就见温道友从烟海中冒出来了。”

   温衡道:“在你们晕过去之后,我觉得小洞天的温度骤降,很多果子都熟了,我追着果子去了天上,然后见到了孟姑娘。”

   莲无殇一手拿着个果子在啃,一手在地上随意的画着。温衡他们凑过去一看,只见地上画了几幅地图,上面标着幽冥界离恨界和混元小洞天。莲无殇若有所思,温衡他们也不打扰他。

   孟婆对温衡道:“温道友,莲先生真厉害。”温衡听了之后立刻笑开了花:“是啊,无殇确实厉害。”夸莲无殇比夸温衡管用,孟婆在地上跳了两下,她说道:“果真优秀的人会和优秀的人在一起啊。”这马屁拍的,一下子大家都心情舒畅了。

   吃了几个混元果之后,阵法就好了。邵宁小心翼翼的将卓不凡背了放在阵法中间,卓不凡双眼无神的躺平。邵宁看到这样的不凡又心酸又心痛,他从温衡的储物袋中掏出了两个混元果:“不是说混元果对神魂有好处,让不凡也喝点好不好?”

   孟婆说道:“要喝也可以,不过……要等神魂回到体内才能喝,不然就浪费了。”

   莲无殇问道:“孟姑娘,你在幽冥界熬的孟婆汤主要原料就是混元果吗?”孟婆道:“混元果只是其中之一,还有其他七十八中草药。最近又加了香菜,喝起来比之前味道好多了呢!”

   高靖之感兴趣的问道:“孟婆汤是什么味道的?”孟婆道:“每个人喝起来味道不一样,有人说苦涩难以下咽,有些人说甘甜如蜜水,有些人说鲜香似肉羹,有些人说像清水。不过最近都统一了,大家都说喝完了是香菜味道的!”

   高靖之扁着眼睛:“香菜?那是什么玩意?”温衡幽幽的说道:“下界的一种灵草,能入馔能入药,有奇特的芳香,爱的人爱死,恨的人恨死。”高靖之咋舌:“世上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灵草?!有生之年一定要见见。”

   邵宁给温衡传音:“这么骗他,你的良心不痛吗?”温衡:“我说的都是实话。”

   莲无殇又继续问道:“传闻中,孟婆汤喝完之后,会让神魂失去记忆。”孟婆点头:“是啊,只要喝上一碗,这辈子是什么人就全部忘记了。”

   莲无殇道:“我明白了,混元果应该是保护神魂的一种灵植。”他分析道:“修士的记忆刻在神魂中,目前已知的所有术法想要消除记忆,都会对神魂有损伤。而孟婆汤却能剔除人的记忆保留空白又完整的神魂,这里面混元果功不可没。”

   邵宁有意见了:“那既然如此,为何混元果周围的白雾又能让人离魂呢?”莲无殇平静的说道:“极寒的地方会有极热,万事万物都会相生相克。既然混元果能修复人的神魂,那白雾能夺魂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

   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温衡对邵宁说道:“我刚刚就对你说过了。”同样的话从温衡口中说出,邵宁将信将疑,可是从莲无殇口中说出,大家都觉得好有道理啊!

   温衡幽怨的看着邵宁:“你竟然搞歧视。”邵宁根本不把温衡哀怨的小眼神放在心里:“多大点事,怎么这么小心眼呢?”

   137

   孟婆说道:“好了,阵法应该画好了,接下来就该正式进入叫魂仪式了。你们谁对被离魂的人熟悉?就坐在阵法边呼唤他的名字,说他的生平事迹,他听到了之后会找过来的。”

   这种事情,邵宁当仁不让:“我来!我好歹是不凡的师尊啊!”温衡在旁边守阵:“没事,还有我!”

   莲无殇幽幽的问道:“就这样?不需要什么符篆辅助一下吗?”孟婆想了想:“最好能烧点香烛纸钱。”温衡挠挠脸颊,好么,这个仪式真有幽冥界的风格。

   幸亏储物袋中就有香烛,纸钱没有,温衡就扯了一把空白的符篆,反正都是黄色的,将就着用吧。他掏出了一个丹炉,把黏在长明香上面的离魄灵火扯下来:“乖,先去旁边玩。”离魄灵火只有黄豆那么大了,它委委屈屈的问温衡:“你说给我找的主人呢?为什么还没来?我都快灭了。”

   温衡递给他一块碳:“不要着急,到时候你的主人会来的。”离魄灵火在碳上钻了个口子,碳很快就结冰了。邵宁等人:……这是个什么东西?

   温衡将丹炉放在叫魂阵旁边,他换了一支香点上,然后点燃空白的符纸。他看了一眼邵宁:“老邵,叫吧。”邵宁坐在阵法边:“不凡,不凡啊,听到师尊的话了吗?快回来吧!”

   孟婆摇着脑袋:“不行不行,不能这样叫,要声情并茂,要打动灵魂。剑仙你的声音太冷静了,灵魂听了没感觉的。”邵宁梗住了:“声情并茂?”温衡对孟婆道:“要不,你示范一下?我们照着学?”

   白玉小鸟嗷的一声扯开了嗓子:“不凡哪!乖孩子你受苦啦!你快回来啊!师尊想你啊!”小鸟扑着翅膀往卓不凡的胸膛上怼着,温衡觉得孟婆再扑腾下去,小鸟翅膀上的毛都快扑腾掉了。

   邵宁艰难的开口:“要……这么声情并茂的吗?”孟婆从卓不凡身上跳下来一本正经:“是的,他们都是这么叫的。当然,有的人还会一边哭一边唱,我不太能学得来。剑仙若是之前见过,可以试试,听说效果很好。”

   邵宁艰难的说道:“哭我做得来,可是哭唱难度有点大。老温,你试试?”温衡干涩的说道:“你忘了?我唱歌跑调。”

   邵宁心一横:“跑调就跑调,来!我哭你唱!”温衡和邵宁两个跪坐在卓不凡左右,一个哭着:“呜呜呜,不凡哪。”一个唱着:“乖孩子你快回来~~”

   莲无殇认真的听了一下温衡唱的调调,这分明是云清经常唱的那首云白白天青青的凤族小调么。明明是这么严肃的场合,他有点扛不住了,他强忍笑意问孟婆:“孟姑娘,你确定这样有效?”孟婆认真的点头,她在地上蹦跶了两下:“幽冥界大家都是这么叫魂的,我叫的不好,没有鬼帝他们叫的好。”

   邵宁擦泪:“不凡这孩子命苦啊。呜呜呜……”温衡唱着:“小小年纪被戴绿帽子呀~哎嘿嘿~”这次换了个调调,听起来像是老金乌哄小金乌睡觉的催眠曲来着。只不过没有一个词踩住调调。

   邵宁埋怨道:“呜呜呜,老温你怎么又说这一茬了?不是说好不提起不凡的伤心事么?”温衡正色道:“这不是为了触动灵魂么?说点能让不凡有触动的话题,他一受刺激就醒了。”

   高靖之捂着肚子笑的发抖,他扛不住了,这两人真的是在招魂?这分明是在送魂吧?可怜的卓不凡被两个人这么闹腾着,还能醒过来?

   邵宁觉得温衡说的有道理:“呜呜呜,不凡,上次你养的优昙兰花,是师尊浇水给你浇死了,不是你养的不好,是师尊手贱。”温衡在旁边换了个调调:“不凡乖徒,上次你的储物袋是被灵犀掏了,你快回来打他。”

   邵宁哽咽了一下:“灵犀掏了不凡的储物袋?”温衡正色:“装什么装,你难道不知道?灵犀还用卖矿石的钱请大家吃饭了。”邵宁怒拍卓不凡的胸口:“那个老混球,孩子的钱都不放过!上次我们在哪里吃饭来着?”温衡哼唱着:“飞呀飞仙楼~”

   高靖之笑的直不起腰:“我要是卓不凡,我听到这些根本就不想醒了好不好?”

   两个师尊还在继续说着坑弟子的事。邵宁擦泪:“不凡啊,上次你看中的天灵石是被小越拿走的,不是道和,你打错人了。”温衡唱着:“没事,反正道和皮厚,抗打。”邵宁擦擦泪:“老温你跑调了。”

   温衡想了想:“我想不到什么好调子了,无殇,无殇你要不要给我起个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莲无殇斩钉截铁的拒绝了温衡:“不。”

   卓不凡身下的阵法在温衡他们开始叫魂的时候闪出亮光,随着两人说的话,亮光时明时暗。邵宁和温衡两个哭一声唱一句,两双手不时拍拍卓不凡的胸口,果真声情并茂。

   邵宁还在继续说坑弟子的行为:“不凡!为师对不住你,王家女修爱慕你,说只要能见你一面,就给上清宗提供两百名医者。师尊在你的澡堂里面加了阵法。”温衡在旁边已经找不到调了,他依然坚定的在唱着:“你被王家女修偷看洗澡看了十年,咿呀哟~”

   卓不凡的双眼一下就亮了,两个师尊还没反应过来。邵宁哽咽着:“飞升之前,云清给你的大礼包里面,所有的瓜子都被我掏了。”温衡终于没忍住:“乖徒儿快回来,抽你师尊我帮你摁着。”

   温衡终于发现一个和他一样能坑弟子的人了,他和邵宁对视一眼。邵宁红着眼睛:“老温你什么意思?你让不凡回来揍我?你有没有良心??”温衡也不唱了:“嘿,咱半斤八两,上次天笑要扣我零花钱,是不是你在旁边挑唆的?”

   不行了,这两个哪里是在叫魂,分明是在互相揭短。这时候,温衡和邵宁中间传来一声幽怨的呼唤:“师尊,温老祖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邵宁和温衡低头一看,只见卓不凡眼中精光流转,他醒了!邵宁嗷的一声低下头就抱住了卓不凡:“不凡哪!你可算回来了!”温衡松了一口气:“啊,回来了回来了,回来就好!”大功告成!

   孟婆说道:“不行,先等等,神魂不是太稳,你们三个还要在阵法里面呆一段时间。等阵法自动消失了才能算是大功告成。”这时候三人足下的阵法颜色成了幽蓝色,看着像要熄灭一样。

   邵宁抱着卓不凡抱得那么紧:“师尊差点以为见不到你了。”看到归云剑的那一刻,邵宁心跳都快停了。卓不凡面色苍白的挣扎道:“师……师尊……”只听咔嚓一声,邵宁同志成功抱断了卓不凡的肋骨。卓不凡面色苍白沙哑的问道:“师尊,你是想杀了我吗?”

   温衡在旁边递给卓不凡一个混元果:“快吃点水果,补补水润润喉。”邵宁掏出丹药:“先服用丹药把身上的伤给治好了。”

   卓不凡看着师尊们爱的投喂,最终他用混元果汁送下了丹药。这时叫魂阵终于失效了!卓不凡踉跄着站起来:“师尊,温老祖,莲先生,多谢你们来救我。”高靖之这才发现,原来卓不凡是如此英武的一个男人,他元魂归位之后整个人看起来稳重又可靠,这么出色的男人,就算在离恨界也是不多见的。

   莲无殇淡定的说道:“要多谢的应该是孟姑娘,没有她,可能我们还找不到方法呼唤你。”卓不凡顺着众人的目光盯着地上的白玉小鸟,卓不凡:“多谢孟前辈。”孟婆矮了矮身子点点脑袋:“能回来就好,你可把你的师尊们吓坏了。”

   卓不凡感动的看向邵宁:“师尊,让您操心了。”邵宁松了口气:“能回来就比什么都好。”

   温衡笑道:“不凡哪,离魂的感觉怎么样?刚刚是什么感觉?”卓不凡道:“我身在迷雾中,听到了师尊和您的声音,师尊在哭,您在唱,我顺着声音走了过来。”卓不凡哭笑不得的说道,“温老祖您唱的真难听。”

   邵宁尴尬的问道:“那……我们说的那些,你都听见了?”卓不凡道:“一开始有点恍惚,后来就听得很真切了。”温衡幸灾乐祸的问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听清的?”

   卓不凡叹了一口气:“从师尊在我澡堂里面加了阵法听清的。难怪那些年我洗澡的时候总觉得有人在看我。”邵宁心虚的转过头去,卓不凡微笑道:“师尊,能让人看一眼就能换两百个医者,这笔交易我们上清宗赚大发了,您为什么不加长时间多开点筹码?”

   邵宁讪讪的说道:“我,这不是怕你知道了不高兴么?”卓不凡淡定的跪坐下来:“师尊,下次若是还有这种好事,一定要告诉我,我很乐意配合。”看一眼又不会少一块肉,能为上清宗谋两百个医者,卓不凡觉得太值了!

   邵宁尴尬完了之后想到了正事:“不凡,现在可以告诉为师了,谁在背后捅你刀子了。”温衡接口道:“我们要过去把他的肠子抽出来在脖子上打个死结!”邵宁严肃道:“抽经扒皮吊在树上风干!”

   卓不凡无奈又纵容的看着两个师尊,他笑道:“两个师尊每次都说同样的话威胁人,放心吧,这个仇,我自己能报。”

   莲无殇缓声道:“那也要我们能走出去才能报。”他们现在处在的这个地方似乎不在混元小洞天中,想要出去都很困难。不然山洞中被风干成人干的各位道友是怎么来的?

   138

   阵法的事情温衡不懂,莲无殇和卿如许倒是懂,可惜卿如许刚刚说他不舒服之后就倒下去了,到现在还没醒过来。温衡仔细的检查了卿如许的神魂,卿如许的神魂好好的紫府中闭目养神,估计过一会儿就会醒吧。

   山洞中一直明亮也不见暗下去,莲无殇掏出一个物件看了看:“这会儿离恨界应该已经是夜晚了。”温衡道:“难怪我觉得有点困。”莲无殇道:“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守着。”身为仙人,就算几百年几千年不休息也不会崩溃,温衡只是习惯了这个模式罢了,到点不睡就觉得少了点什么。

   温衡摇头:“出去再说吧。”万一睡着了出点事很麻烦,再说了,这么多人在一起有很多话可以说。

   邵宁在帮卓不凡上药,虽然磕了丹药之后,卓不凡的后腰上的伤口慢慢的在恢复。可还是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疤,邵宁手指上沾着金疮药正在细细的给卓不凡涂上:“到底是谁捅的?”看着都疼。

   卓不凡面色有些阴郁:“龙傲天。”众人一愣:“啥?是龙族的吗?”温衡气的握住了棍子:“岂有此理,龙族到底在想什么?竟然对我们玄天宗的人下手!”卓不凡连忙摆手:“不不,不是龙族,是人修,姓龙。还有……我是上清宗的。”

   温衡义正言辞的转口道:“我就说龙族虽然糊涂也不至于做这种事。还有不凡,你虽然是上清宗的人,可是在我们心里,上清宗和玄天宗不分家!”卓不凡连忙道歉:“对不起温老祖,下次我不会说这种糊涂话了。”

   温衡听完了满意了,不过他很快和邵宁吐槽了:“这人竟然叫龙傲天,这个名字是认真的吗?龙族都不敢这么取名吧?”瞅瞅人家真正的龙族,应龙姓太史,名贱之……呸,谏之。下界的龙姓墨,每个人的名字都无比的低调,竟然叫龙傲天,温衡真想嘲笑一下他爹娘的取名方式。

   卓不凡叹了一口气:“飞升之后,我就到了离恨界,选择洞府的时候就和这个龙傲天在租同一个山头。一开始相谈甚欢,后来成了聊得来的朋友。龙傲天对我说这里有混元果,来小洞天摘了混元果,回离恨界便能买一个属于自己的洞府。那时候不见师尊和师兄弟们,我也不敢贸然行事,就想着现在离恨界站稳脚跟。”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混元小洞天,第一次是在龙傲天的带领下来的,我运气不错,第一次就找到了两粒混元果。两粒混元果卖了八条灵脉,我给了龙傲天两条灵脉作为谢礼。这一次他依然带我来小洞天,这一次我运气依然很好,在小洞天没关闭之前,我找到了两粒。”

   “我本想着退出小洞天,没想到龙傲天趁我松懈的时候暗算了我。他一击得手,我体力不支就倒了下去。”龙傲天的匕首上有毒,若不是卓不凡在下界的那些年经历了不少,他可能已经挂在了匕首上面的毒下。

   “这之后我一直浑浑噩噩,感觉置身在迷雾之中,直到听到师尊你们的呼唤我才醒了过来。”至于他是怎么来到这里,他一点都不清楚。

   莲无殇在众人说话的时候一直在地上写写画画,半晌之后他说道:“这里可能是混元小洞天的中心地带。具体是不是,需要验证一番。”如何验证?温衡迟钝的和莲无殇对视一眼,他很快就恍然大悟:“不行。”

   莲无殇一定是想铤而走险走到浓雾中,让浓雾抽出他的神魂,然后看看身体是不是能自动的走到这里来。温衡断然拒绝:“不行不行,太冒险了。方才能叫魂一次,这次不见得就能成功。我不能让你冒险。”

   邵宁点头:“是啊,再说这个时候证明这个也没什么用,我们只要想着怎么出去就行了。”莲无殇摇摇头:“你们对阵法不是很了解,在一些阵法中,有意识未必是好事。不凡的身体能在他失去意识的情况下找到这个山洞,就证明他受到了浓雾中阵法的指引,我力量不足,不能够看出是何种阵法,若是能亲自试一试,应该可以。”

   莲无殇放松的说道:“没事,我分裂出一抹神魂出去就行了。”一抹神魂也不行,温衡坚定的拒绝道:“我去吧,我这人别的不行,特别会中招,我一出去保证就会迷路。我去就行。”

   众人僵持不下,就在这时,孟婆说道:“傀儡可以啊,用傀儡试试不就行了?”此话一出,众人眼睛一亮,失去了神魂的肉身和傀儡有什么不同吗?没有!

   温衡从储物袋中掏出另一只白玉小鸟,用灵气激活之后,小鸟扑腾了一下翅膀。莲无殇对着小鸟吹出了一口气:“这里面只有一点神识,不知道能不能骗过阵法。”说着他的灵气在小鸟的爪子上系了数千道,温衡他们看不懂莲无殇在干嘛,只能呆呆的看着莲无殇动作。

   白玉小鸟啾的一声冲到了浓雾中去了,在小鸟冲出去的一瞬间,莲无殇身前就出现了一个阵法。阵法中缓缓浮现了混元小洞天的地貌,有山有水,看着就像是一个微缩的世界一样。莲无殇道:“这是拓印之术,之前我的神识跟着温衡的树根看了小洞天,我就将这里的地貌记下来了。”

   莲无殇道:“在我们进入小洞天之前,我在阵外留了灵气,一旦感应到白玉小鸟上面我的神魂,我就能辨别方向从这里出去。”山洞外浓雾密布,山洞内,众人正盯着阵法在看。

   温衡不解的说道:“按道理说,我的树根走过小洞天中每个地方,我若是想回去很简单,可是为什么我回不去了呢?”这个问题困扰温衡很久了,他还没遇到这种情况。

   莲无殇缓缓的摇头:“我也不清楚。”就像温衡之前说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些事情连莲无殇都不清楚。

   就在这个时候,卿如许醒过来了,他昏昏沉沉:“我做了个长长的梦。”差点觉得自己再也醒不过来了,卿如许擦擦面上的汗,然后他看到了温衡的笑脸:“醒啦?没有什么不舒服吧?”

   卿如许愣愣的盯着温衡看了看,然后红着耳根挪开了视线:“好多了,多谢温道友。”他记得他晕过去的时候倒在了温衡怀里,这种感觉该怎么形容呢?卿如许觉得他和温衡本来应该是情敌的关系,可是越和温衡相处,他就越发觉得温衡这人不错。现在看来,温衡很好,比卿如许想象的更好。

   听到大家在讨论混元小洞天,卿如许说了一点自己的了解:“在我成为离恨界执界仙君的时候,我看到了上一任仙君留下的一份手札。里面就说过混元小洞天,不过在手札中,小洞天的名字不叫混元小洞天,而叫桃止山。”

   桃止山?有点耳熟,温衡却怎么都想不到在哪里听到过。

   卿如许淡定的说道:“桃止山万年前突然出现在离恨界附近,这之后有人在其中发现了混元果,从那之后就改名叫混元小洞天了。”

   这时候孟婆惊呼起来了:“桃止山??那不是东方鬼帝蔡郁垒的治下吗??这里难道是分裂出来的幽冥界?!”

   幽冥界鼎盛时期曾经有过九位鬼帝,可是温衡过去的时候,只剩下三位,还有一位蔡郁垒鬼帝,温衡只听说过他的大名,却没见过他的人。萧厉说他派出最忠心的鬼帝蔡郁垒去帮他找丢失的酆都印。结果新印都出来了,鬼帝还没回来。

   卿如许眉头一皱:“蔡郁垒?上一任执界仙君的名字,正是蔡郁垒,只是仙君后来下落不明,我接管了离恨界。”孟婆跳起来飞到卿如许面前:“你见过他吗?他现在去哪里了?”卿如许摇摇头:“并没有,我接管离恨界的时间不长,只有五千年的时间,在此之前的执界仙君一直都是蔡郁垒。”

   孟婆的声音都哽咽了:“鬼帝一定是遇到麻烦的事情了,不然这么多年他不会一直不回幽冥界。”幽冥界的那些鬼帝在上界有朋友,必定在上界呆过。

   莲无殇道:“混元……不,桃止山是东方鬼帝蔡郁垒的治下,怎会漂流早混沌海?”孟婆叹了一口气:“幽冥界和上界断开的那些年,好多土地都被混沌海吞了,这几个月才好了起来开始慢慢变大了。”

   莲无殇闻言沉吟起来,突然之间他严肃的盯着阵法在看。阵法中出现了一点绿色的荧光,荧光像是没头苍蝇一样在微缩的阵法中转圈圈,只转了几圈之后,荧光消失了!温衡拖着下巴开始思索,众人也不敢打扰他。

   半晌之后莲无殇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众人看向莲无殇,只见学霸莲无殇解释道:“我之前一直不明白混元小洞天怎么回事,明明在上界,却能连通幽冥。温衡说他死了一次去幽冥界拉了孟婆下来,其实他没死,他只是突破了生与死的界限。”

   温衡一愣:“哎?我没死吗?”他还以为他嘴馋吃了混元果在众人面前挂了呢。莲无殇肯定道:“你肯定没死,你若是死了,神魂会迷失在这里无法出去,最终会消散在迷雾中。”他刚刚已经试验了,他的分出去挂在白玉小鸟上的神魂已经消散了。不是被什么吞噬,而是消散,莲无殇经常分裂神魂出来,消散的感觉他分的很清楚。

   面对温衡的疑问,莲无殇解释道:“你若是因为吃了混元果就死了,那方才我们在山洞中吃了那么多混元果为何没事?”非但没事,一个个还活蹦乱跳,确定了混元果对神魂有帮助。光从这点上看,温衡就没事。他只不过乘着树根突破了生与死的界限,跑到道木根系曾经覆盖过的幽冥界去了。

   温衡这才恍然大悟:“啊,原来我没死啊。那……然后呢?现在怎么办?”

   莲无殇道:“等。”等?等什么?这时候眼尖的卿如许看到莲无殇面前的微缩阵法,他吃惊的说道:“这莫非是拓印之术??”看着好惊愕的感觉,拓印之术有这么厉害吗?

   卿如许称赞道:“之前我只是在古书上看到过记载,没想到能亲眼见识一次。所谓拓印之术,是指当修士处在一界却想知道另一界的情况,这时候可以分裂一部分神魂进入到另一边的世界,神魂的所见所感,便是自己的所见所感。山川河流大地天空,没有不能拓印下来的,在方寸之间,便能查探另一界的情况。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施展拓印之术。”

   这么……厉害的吗?温衡瞅了瞅莲无殇,只见莲无殇云淡风轻的说道:“这没什么,我也是在温衡的帮助下才完成的。而且,严格意义上,这算是逆向的拓印术。”

   好……高深,听不懂。温衡抱着讨饭棍忧伤的叹了一口气,他又被卿如许比下去了,卿如许都能认出拓印术,他却只能叫魂卖唱。

   作者有话要说:温衡邵宁在叫魂中:

   邵宁哭:呜呜呜,不凡,师尊为了两百个医者出卖了你的□□。

   温衡唱:小可怜的卓不凡,快点回来揍师尊~【采蘑菇的小姑娘调调】

   邵宁哭:不凡,你先别回来,我先揍一下你温老祖。

   温衡唱:为什么要揍~我~【依然是采蘑菇的小姑娘的调调】

   邵宁哭:呜呜呜,你唱的太难听了!!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