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五十八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121

   傍晚时分, 温衡终于看到了帝幽。帝幽是个面容硬朗英俊的男人,他身材高大,穿着一身暗红色的太子服, 整个人嚣张又霸气。帝幽一到院子中, 就横抱着青州进了房间。

   温衡站在门外,冰冷的雨哗啦啦的落下。温衡擦了一手的雨水, 抬头指着老天道:“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身临其境?给我一个躲的地方行不行?”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 他连忙闭嘴了。算了,淋雨就淋雨吧, 总好过又附身。

   半夜时分,房中的灯火灭了。小院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小院门被粗暴的砸开了。十几个身穿铠甲佩刀的勇士冲了进来。帝幽被惊动,他爬起来怒斥:“放肆!我是雷国太子!”铁骑的头领拱手:“太子殿下,对不起,陛下让我们拿人!”

   拿人,还能拿谁?动不得自己的儿子,还不能动别人的儿子吗?

   青州就这样被粗暴的拖到了雨幕中。接下来的画面流逝的飞快, 帝幽去哀求父亲, 可是所有人都告诉他, 要以天下为重, 区区一个男宠, 没了就没了。

   帝幽找遍了各方门路,最后在监牢中见到了还剩一口气的青州。青州那时候已经不成人形了,他的舌头被割了, 好看的双眼也被刺瞎了。

   帝幽拉着他的手摸向自己的脸,青州的嘴角扯出了笑意,他翕动着嘴皮。帝幽读着他的唇形:殿下,您来啦?帝幽泪雨千行:“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是我没用,是我无能。”

   青州温柔的摸摸帝幽的脸:殿下能来,青州就很高兴了。

   帝幽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他嘶哑的说道:“我说,我不做太子了,我要你,可是他们不让,他们不同意!我要这天下有何用!青州,我只要你!”

   青州已经被刺瞎的眼中流出了血泪,他的嘴唇翕动:青州只是个侍读,舍了就舍了吧。殿下是千金之体,一定要保护好身体。这辈子,能得殿下垂怜,青州已经足矣。青州之所以苟活,就是想见殿下最后一面。

   帝幽跪在青州面前亲吻着他的手:“瞎说什么?我们还有未来,我们不是说好了吗?要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再也不分开!我已经在鄞州置办了宅子,以后我们就在那边好好生活。我带你走,现在就走。”

   青州握住了帝幽的手:你是千金之子,不该为儿女情长左右,是我拖累了殿下。我走之后,只求殿下,能帮我照顾好小白和小翠。

   小翠已经不在了,在铁骑砸开院门的那天,这个忠心的小丫鬟已经死在了长刀之下。

   帝幽握着青州的手想要带走他,可是青州那么脆弱,他就像是风中的残烛一样,一吹就灭了。青州最后的话,帝幽没有看到,可是温衡看到了,温衡听到了青州最后的话语,青州说:殿下,这辈子能遇到您,青州死而无憾。

   青州死了,帝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变得冷硬无情,他坐上了九五之尊的位置,他杀伐果断,他将当初鼓动先帝除了青州的那些臣子和他们的家属,有一个算一个,屠了三族。

   与此同时他开始寻找一切能复活青州的可能,竟然被他意外的发现了修行之路。他心性冷硬,没想到在修行道路上畅通无阻,然后飞升……

   画面到这里就结束了,温衡猛地打了个哆嗦,他睁开双眼:“无殇!”莲无殇他们正围着温衡坐着呢,听到温衡发出了声音,莲无殇连忙凑过来:“我在。”温衡惊魂未定的扑了过去将莲无殇抱了个满怀:“还好你还在。”莲无殇拍拍温衡的后背:“嗯,我在。”

   张初尘他们紧张道:“散人,你没事吧?你突然就晕过去了。”温衡道:“刚刚入了帝幽的梦。”梦中附体在幽帝身上,感觉自己贞洁都不在了。温衡委屈的对莲无殇说道:“无殇,我的清白没有了。”莲无殇:???

   温衡看着很郁闷的样子,莲无殇拍拍温衡的肩膀:“入梦罢了,没那么严重。”温衡的清白在不在,莲无殇比谁都清楚。刚刚温衡毫无预兆的就倒下去了,莲无殇觉得他这十八分之一的神魂差点就吓掉了。

   温衡问:“我晕了多久?有三天三夜吗?”邵宁一本正经:“一炷香没到吧。”温衡气的捶地:“为什么每次都是我遇到这种糟心的事?”他多希望能像他的小弟子一样,什么样的阵法和结界都困不住他。

   莲无殇缓声问道:“看到什么了?”温衡道:“看到了幽帝没飞升之前在下界和他的小情人之间的事情。”虽然幽帝阴了他,可是看到幽帝撕心裂肺,温衡也觉得唏嘘不已,青州是一个柔顺的人,就这样没了确实很可怜。

   温衡将他看到的对众人说了说,太史谏之沉吟道:“我之前见过帝幽几次,看起来他冷心冷情的,却没想到他竟然有这样的过往。”然,这并没有什么用,现在帝幽要是在他们面前,该打的还是要打。

   几人围着白色的棺椁,在温衡没倒下之前,他们就想过来看看棺椁中是谁,结果温衡晕过去了,众人只能停下来。邵宁道:“我觉得,这个棺椁中的人很有可能是幽帝的那个可怜的道侣。”太史谏之道:“不用你觉得,打开看看就行了。”温衡道:“总觉得开棺验尸这种事情很缺德。”不过他觉得他莫名其妙被拽到别人的梦中,更缺德。

   没等太史谏之动手,棺椁突然动了!众人向后跃了几丈,生怕棺椁中飞出什么暗器来。莲无殇更干脆,各种结界给身边的人叠加了十几层。棺椁上面的盖子向着旁边滑去,一双手从棺椁中探了出来。

   张志远抖着声音说了两个字:“诈尸……”然后就被温衡呼了一脑瓜:“傻孩子,这种时候不能乱讲!不然真会诈尸!”邵宁维护张志远道:“老温你又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

   温衡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本画本子,上面写着《玄天志怪传》,落笔西岭狂生。温衡一本正经:“画本子上面说的,里面说,尸体吸收了人的阳气,会起尸。”众人黑线,邵宁无语道:“老温,这就是市井上面流行的志怪小说,你知道主角是谁吗?”

   温衡道:“我知道啊,一只千年僵尸王和世家公子的故事。”邵宁捂脸:“你……高兴就好。”这本画本子,是灵犀写的!故事的主角就是温衡和莲无殇,灵犀写这故事的时候还和邵宁打赌来着,他说温衡绝对不会发现。结果画本子大卖,灵犀赚了一笔。作为主角的温衡还被灵犀请过去喝酒了,这本画本子就是灵犀给温衡的,让他没事的时候多看看。

   结果,温衡依然没发现这回事,里面乱七八糟的倒是记下了,正经的一个都没发现。好了,扯远了,温衡一本正经:“我们等等,青州那样的要是起尸,怎么都是万年僵尸,很难对付!”

   众人的目光幽幽的集中在温衡身上,身为一只快要两万岁的老魃,温衡竟然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太让人操心了……最终还是张志远弱弱的说了一声:“散人,您不是旱魃吗?”

   温衡一下僵住了:“对哦。”他又将画本子塞到了储物袋中,他走到棺椁旁,现在也不管起尸还是暗器了。棺椁中传来了青州的声音:“殿下,您来了啊。”说着一头白发的青州坐了起来,他眉目依旧,神态依然温润。曾经被割裂的舌头还有双眼都恢复了。

   温衡原本以为遇到同类了,结果看了看后发现青州只能坐着。他体内竟然一点生机都没有!说完那句话之后,青州就只能这么直直的坐在棺椁中,眼珠子动都不动。温衡困惑的说道:“莫非成为僵尸的时间太短了现在不太灵活?”越看越有可能,青州原本一头黑发已经变成了银丝,眼珠子也是鲜艳的红色,整个人穿着白色的袍子,看着非常诡异。

   众人围了过来,青州柔顺的坐在棺椁中,动也不动。莲无殇手中灵光轻点后叹了一声:“这只是一副躯壳,里面的神魂是碎的。”这幅躯壳也不是僵尸,而是经过了无数灵气的洗涤,成了无垢之体。莲无殇的目光落在棺椁上,他眼神暗了一下。棺椁边缘刻着细小的纹路,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复杂的聚魂阵。

   莲无殇总结道:“这幅身躯太脆弱,需要靠棺椁上的阵法维持。离开了棺椁,身躯会灰飞烟灭。”

   青州就像是易碎品一样,被幽帝放在了他觉得最安全的地方。温衡唏嘘道:“里面的神魂是青州吗?”莲无殇点头:“是的,不过魂魄不全。”不容易啊,帝幽花了多大的代价才将青州破碎的神魂一点点的收起来,青州是个普通人,他的神魂比修士的脆弱太多。

   温衡他们后退一步,怕自己身上的灵气给青州造成负担。帝幽暗算他们是帝幽的事,青州从头到尾都是个悲剧。

   青州又开口了:“殿下,今日为何不说话?有什么不开心的吗?”温衡他们不知道怎么回应青州,青州等了很大一会儿得不到回应后,手就在棺椁旁边摸索着:“殿下今日为何不说话?有什么不开心的吗?”

   青州的手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他看起来是如此的脆弱,让人恨不得把他抱在怀中。可是,在场的修士没有一个敢上去抱一下,他们只能看着青州在摸索。

   直到这时候,他们才发现,青州的双眼只是装饰,这双眼中根本没有亮光!太史谏之道:“这是一种灵石,炼器大师会在其中刻上阵法给傀儡做双眼。”原来如此。

   青州摸索了片刻后似乎放弃了:“殿下今日没来吗?是青州认错了。”青州落寞的躺在了棺椁中,他低声说道:“今日殿下没来,小白和小翠也没来。”

   122

   温衡他们很快就见到了小翠,准确一点是小翠外形的傀儡。曾经的圆脸姑娘变成了永远不会老去的傀儡,小翠手中提着竹篮,从阴阵的阳眼中走了出来。小翠的竹篮中放着一只长着乳黄色毛的小兔子,小兔子扒在竹篮旁边,两只黑色的大眼睛紧张的注视着周围。

   小翠无视温衡他们径直走向棺椁,虽然温衡他们早就知道小翠是傀儡,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众人还是觉得汗毛倒竖。小翠一双眼睛黑的没有亮光,她一身白衣,手中挽着一个黑色的竹篮,若是这里没有温衡他们,阵法中唯一的色彩便是青州那双红色的双眼和小兔子柔软的黄色皮毛。

   小翠走到棺椁前,她伸手在棺椁上摸了一下。青州的声音传来:“是小翠吗?”小翠低声道:“少爷,我带小白来看你了。”青州又坐了起来,小翠提着兔子的双耳递给青州。青州柔声道:“你不要提着它的耳朵呀,它会痛的。”

   小黄兔在青州怀中柔顺的趴着,没几息两腿一蹬就一命呜呼了!青州还在温柔的抚摸着小兔子的皮毛:“小白又累了啊。”小翠呆板的回应青州:“是啊,小白困了,明天我再带它来看你好不好?”

   青州将毫无声息的小兔子交给小翠:“哦。”过了一会儿青州问道:“殿下今日会来吗?”小翠道:“不知道呢。”青州落寞的说道:“哦,殿下今日又不来……”

   一个傀儡和一个脆弱的尸体正在一问一答,这种画面太惊恐了。张初尘看着兔子的双眼,若是现在只有他一人在这里,他一定没有继续呆下去的勇气。他的同伴们给了他勇气,他竖着耳朵听莲无殇解释道:“这里是两仪阵的核心阵法所在,加上这里的聚魂花,兔子承受不住灵压和聚魂花对神魂的腐蚀,用不了多久就会死去。”

   温衡问道:“那我们呢?”他们现在也在阵法中,最终会不会像那只兔子一样一起死去?莲无殇瞅了瞅温衡,温衡闭嘴不说话了。他怎么能拿自己和兔子比呢?他们可是飞升的修士,肉身和神识比普通人强悍了千万倍!

   小翠将黄毛小兔放在了竹篮中,她行了个礼:“少爷,我先带着小白回去了,您好好休息。殿下回来会来看您的。”青州又躺下了:“哦,我知道了。”

   然后小翠就走到了阴阵那边的阳眼中去了,灵光一现,小翠的身形就消失了。太史谏之道:“这里到处都是古怪,我们要不要破坏了这里的阵法?”从理智上面说,破坏了阵法对他们只有好处,谁能保证这里会不会突然冒出别的危险来?可是感情上众人却不想破坏阵法,没别的原因,青州是个太寂寞太乖顺的青年,哪怕躺在这里的只是破碎的灵魂和经过了重重修复的肉身,大家也不想伤害他。

   莲无殇道:“我们守在这里,帝幽一定会过来找我们。”太史谏之速度太快,在混沌海上硬生生的甩过帝幽八天的差距,只怕帝幽现在还在海上苦哈哈的飘着呢。

   这里除了味道不好闻之外,内心分外的平静。几人就在棺椁旁边打坐,青州时不时的爬起来寻找帝幽,小翠也会在每天准时送来大小颜色不同的兔子。

   张志远感叹道:“在这里呆了几天,竟然觉得道心稳了很多。”莲无殇解释道:“两仪阵的阳阵能吸收到精粹的灵气,除此之外还能修复神魂上面的伤害,在这里修行会事半功倍。”

   只可惜这么强大的阵法,帝幽却用在了他死去的恋人身上。为了他的恋人,这些年他吸收了多少修士的残魂?这里修行效果是好,没看到死的透透的青州竟然还能像活人一样说话么?

   第八天的时候,帝幽出现了。

   这是温衡他们第一次看到帝幽,之前只是在别人口中听说过帝幽的样子,附魂的时候温衡也见过帝幽。只是那时候的帝幽和现在的帝幽,相差太大了。帝幽身高八尺,宽肩窄腰,脸上带着半边银色的面具,他的长发在身后扎了一个马尾,站在哪里都能感觉到森然的剑意扑面而来。

   可是……论剑修,这里有四个剑修!邵宁张初尘他们哪个不是剑意大圆满飞升的?除非帝幽能召唤出千军万马,不然在现在的阵法中,他是没有胜算的。

   帝幽受伤了,他握剑的右手正在向下滴血,鲜红的血顺着剑柄向下落下,落到了聚魂花黑色的花蕊中,就再也看不到了。除了这处伤,帝幽身上的衣服染血,破损好几处。温衡看到,帝幽的右手虎口有一点暗红色的痣,和他在梦中看到的一模一样。

   太史谏之眉头一挑:“看来已经有人先动手了。”幽帝站在阳眼上,他几度握紧了剑,却又放下了。最终他颓然的丢下了剑:“你们,别伤害他。”

   帝幽的反应在莲无殇的预料之中,莲无殇道:“想让我们不伤害他,就看你的诚意如何了。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帝幽点头:“好,你问吧。”

   温衡等人大眼瞪小眼,这什么情况?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们刚遇到帝幽啊,没什么想问的啊。莲无殇道:“你为什么要对温衡下手。”

   帝幽嗤笑了一声:“这种问题还需要问吗?他是什么身份你们不知道吗?他在九浩界就已经有探子将他的消息报告给我了。前太子死而复生来到仙界,真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仙界的人没那么傻。”

   莲无殇道:“世人都说下八界的两位仙尊远离是非,你痛下杀手必然有人给你指示,那人是谁?”帝幽沉默了一会儿:“承澜。”

   温衡和邵宁对视一眼:承澜是谁?太史谏之哼了一声:“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下手倒是快,瞎了一双眼睛也安分不下来。”温衡瞅了瞅太史谏之:“谏之为何这么生气?”

   太史谏之嘲讽道:“承澜原本是你的侍读,你出事的时候,他出了不少力。”温衡想了想,他好像听萧厉说过这事。

   帝幽道:“九州界的笼中术还有两仪阵是承澜仙尊帮我布置而成的,我欠他这个人情。”帝幽盘膝在阳眼处坐下,他整个人都像是卸下了所有的力气:“承澜仙尊几千年前就对我说过,让我注意你的行踪。”

   温衡问道:“几千年前?我刚飞升没多久。”帝幽道:“承澜仙尊万年前被鸟啄瞎了一只眼,三千多年前突然又爆了一只眼睛。双眼都坏了之后,承澜仙尊来找过我,对我说让我注意你的行踪,说你早晚有一天会回到仙界。若是回来,让我诛杀你。”

   帝幽道:“我同意了,所以在九浩界知道你过来了之后,我就已经打定主意要让你陨落在九州界。可是我失算了。”他苦涩的说道:“谁能想到两仪阵阴阵加上绝杀阵都没办法除掉你?我隐藏在阵法中想要伺机除掉你,可是却失败了。”

   温衡一头雾水:“嗯?我被困在清水湾的时候你在附近?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帝幽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但是我答应别人的事情就要做到。没能除掉你,是我水平有限。我没想到你身边有个强有力的助手,他追着我打,让我毫无还击之力。那人是谁?”

   温衡看了看莲无殇,莲无殇沉吟片刻传音道:“会不会是萧厉?”太史谏之道:“应该是萧厉了,除了他不会有别人了。”

   帝幽看了看太史谏之:“原来是你,应龙一族的族长竟然站在了前太子的那边,您就不怕天帝知道了会对整个应龙一族不利?”太史谏之呵呵笑了两声:“你消息不太灵通,我早就不是应龙一族的族长了,我现在是个散修。”

   帝幽道:“难怪不问世事的应龙突然之间管起了九浩界的事,我一开始还以为是风神惹你不痛快,现在才想明白了,你是在给前太子培植势力吧?”

   太史谏之掀开斗篷,他怜悯的看了看帝幽:“你这会儿才想到?脑子比旱魃还笨,稍微有点脑子的就能想到这里面的前因后果,你竟然现在才反应过来。”温衡眨眨眼:“谏之,你刚刚是不是骂我了?”太史谏之:“没有啊,你多心了吧?”

   帝幽叹了一声:“我不会花这个时间和精力去管仙界的风云变幻,该我做的事,我做好就行。这次没能除掉你,我认了,要杀要剐随你。只是有一个要求,不要伤害青州,青州他是无辜的,他什么都不知道。”

   莲无殇根本不为所动,他问道:“笼中术,你为什么要在九州界施加笼中术?”帝幽嘲讽的笑了笑:“曾经我为笼中人,现在我站在笼外看着笼内,很痛快。”

   帝幽道:“在下界的时候,所有人都对我说,让我为天下考虑舍了青州。我不同意,他们就那样对青州。我和青州就像是笼中的鸟一样身不由己,现在我终于有了能力,我为什么不能报复?”

   帝幽道:“说到底,家国天下和我有什么关系?雷国风雨飘摇,贪官污吏横行,民不聊生……这一切都是他们自作自受,为什么要怪到我的青州头上呢?青州不是灾星祸世,他只是个柔软善良的普通人。从来没有人管过我和青州的意愿,没人在乎我的死活,我为何要在乎别人的死活?”

   帝幽露在外面的嘴角挑起了满足的弧度,他残忍的说道:“我被人操控,如今反过来操控别人,有什么不对?”

   帝幽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问题:“九州界太平盛世,这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场面吗?他们只要养养兔子就能在九州界好好的活下去,比起上界下界战火纷飞,这里安居乐业,他们有什么不满足的?区区一个笼中术罢了,只要他们呆在九州界就要像笼中兔一样任我挑选。”

   温衡问道:“挑选?挑选什么?”莲无殇道:“他挑选看不顺眼的人,送他们去找聚魂花或者是去清水湾献祭部分神魂。”帝幽虽然没有像他的父亲一样残忍的虐杀谁,可是却把九州界的人当韭菜一样一茬一茬的慢慢割。

   123

   帝幽道:“青州需要神魂来维持他的神魂稳定,他只剩下了残魂。若是能治好他,就算杀光九州界的其他人又能如何,可是就算九州界的人全部死光,青州也没办法恢复到曾经的样子。他只能这样,慢慢的弥补。”

   作为下四界的执界仙尊,帝幽还真是做到了对治下的世界不闻不问的态度。他道:“做执界仙尊本来不是我的意愿,我只想和青州过自己的小日子,但是只有站到这个位置,我才能给青州最好的生活,才能让他有足够的灵魂来维持生机。”

   太史谏之哼了一声:“自私自利的东西,满口为了青州,其实只不过用青州隐藏自己的控制欲和私心罢了。你若是真爱青州,就该随他去了,你这样揪着他的残魂让他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真的是爱他吗?你只是想要有个人陪着你说话罢了,你只是想要有这么一个人见证你纯洁的爱情罢了。”

   温衡看了看太史谏之:“突然觉得谏之好懂感情的事情!”太史谏之哼哼了两声:“我好歹也是应龙一族的族长啊,自己没道侣难道还没见过有道侣的人相处的样子吗?”温衡瞅了瞅邵宁:“是这样的吗?”

   邵宁幽幽的说道:“别问我,我是个没有道侣的人。”张家的剑修们在后面点头,张初尘对张正弘道:“正弘你点什么头,你都子孙满堂了。”张正弘道:“我是赞同太史先生的话。”

   帝幽无所谓的笑了:“你说我自私自利也好,说我心狠手辣也罢,我随你说。现在落到你们手里,我认栽,只求你们放过青州。”

   莲无殇摇头:“不行。”难得见到莲无殇斩钉截铁的说出不行两个字,众人都盯着莲无殇看。莲无殇道:“让青州继续这样下去,还要用残魂和聚魂花供养他。恕我直言,你已经是阶下囚,没资格对九州界接下来的发展指手画脚。”

   帝幽的双眼一下就红了:“你当你是谁!你真以为我动不了你!”莲无殇挡在温衡面前:“你尽管试试,我要看看,是你先伤到我,还是我先碾碎青州。”温衡:……这种被道侣护在羽翼下又感动又委屈的滋味是怎么回事?

   帝幽的身形一下就停滞了,他的怒气在临界点的时候被莲无殇硬生生的掐住了。半晌之后,帝幽说道:“求你,放过青州,我任你处置。”

   这时候黑白色的阵法中突然狂风大作,黑色的花蕊和白色的花瓣被风吹乱,黑白分明的阵法顷刻间就乱了。帝幽大惊失色:“是谁?!是谁在破坏阵法?”

   一声阴冷的声音传来:“是我。”听到这个声音在场的人哆嗦了一下,这声音无比的低沉,夹杂着愤怒和嘲讽。一道黑色的影子出现在阵法中间,影子出现之后,地上的聚魂花快速被打乱,花蕊和花瓣狂乱的舞动着,搅乱了众人的视线。

   帝幽咬牙:“又是你!你究竟是何人!”萧厉冷声道:“取你狗命之人。”

   众人乐了,没想到是萧厉!只有没见过萧厉的邵宁和张志远一脸懵逼。邵宁戳戳温衡:“认识的?”温衡传音:“嗯,认识的,别惹他,可凶了。”邵宁点点头,以后看到萧厉绕着走就是。

   帝幽道:“我和你无冤无仇,这些年你三番五次和我过不去,你究竟是谁?!”萧厉哼了一声:“好一个专情执着的仙尊,你不会认为你做下的恶事就只有九州界这些事吧?”

   帝幽迷惑的看着萧厉的身形:“我从没见过你。倒是你,在我找聚魂花的时候对我穷追猛打,无数次破坏我清水湾阵法。”萧厉使用的是义骸,少年的身姿挺拔,他一字一顿:“你只记得我做过的事,你自己做过的事,全忘了?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一下?你这个仙尊的位置是怎么得来的?”

   萧厉一字一顿:“回春洲的屠杀,你还记得吗?鬼族人的哀嚎声,你都忘了吧?我可没你这么狼心狗肺忘恩负义,我眼睛一闭上,就能听到他们的哀嚎声。屠我鬼族万人,换来的仙尊位置,你坐着不觉得神魂在痛吗?”

   帝幽双瞳一缩随后开始反驳:“你是鬼族人?!不,不可能,这世上的鬼族人已经全部殒命,无一人生还。若是还有鬼族人活着,怎会到现在还是个少年?”

   萧厉哼道:“看来你忘得彻底,也罢,让你死的心服口服。”萧厉周身涌起了黑色的灵气,他的身形猛的暴涨了一倍。带着恶鬼面具的阎君本尊站在了阵法中:“帝幽,你忘了我了吗?”

   帝幽双瞳剧烈的收缩着,他声音嘶哑:“你,你是萧厉!”萧厉的面上虽然覆盖着恶鬼面具,可是他的身形一看便知。帝幽飞升的时候,萧厉是整个仙界炙手可热的人之一,那时候的帝幽给萧厉提鞋都不配。

   可后来帝幽投靠了轩辕律,他竟然屠了鬼族!帝幽道:“你已经死了,你为了救轩辕衡死了!你为什么还能活着?不,轩辕衡也活着!为什么你们都能死而复生?!”在旁边挠脸颊的温衡:“那个,我是死而复生不假,可是萧厉不是啊,萧厉一直都死的透透的。”

   萧厉的身形僵硬了,他幽怨的扭头看了看温衡,温衡闭嘴了。再说下去他怕萧厉没杀帝幽,先过来捅自己几刀。

   被温衡一打岔,萧厉复仇的火焰都灭了大半。萧厉道:“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麻烦了吧?你灭我鬼族,还敢去回春洲找聚魂花?”铺在萧厉足下的聚魂花发出了惨烈的嘶嚎:“求求你,饶了我们吧!”“爹爹!”“娘亲!”

   萧厉握紧了双手:“这些聚魂花,都是我族人的灵魂化成!你竟然妄图用我族人的灵魂来修补你那小情人的神魂?无知!可笑!”

   帝幽颓然的坐在地上:“这些年,你一直在等这个机会吗?”萧厉道:“是啊。我等这一天已经太久太久。欠下的债,要还的。”

   帝幽道:“我和鬼族人无冤无仇,轩辕律对我说,只要我带兵灭了鬼族,便给我执界仙尊的位置,他还会找到青州的灵魂。为了青州,我甘愿屠杀天下人。”

   萧厉眼神冷冽的说:“你杀的那些人,也是别人心爱的人。你早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有人会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屠了你心爱的人。”萧厉不给帝幽反悔的机会:“你以为在混沌海上我是让你侥幸逃脱吗?不,我就是在等你把我带到这里。”

   萧厉手中的骨鞭缠住了帝幽的脖子,帝幽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被萧厉拖在地上扯到了青州的棺椁前。萧厉一脚踢翻了棺椁的盖子,帝幽惊慌失措:“不!不!你不能这样,青州要靠这些阵法活下去!”

   萧厉一脚踩在帝幽的后背上:“那我的族人呢?他们哀求哭泣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给他们一条生路?抬起头来,我要你亲眼看着,你爱的人灰飞烟灭,魂飞魄散!”

   萧厉手中灵气一挥,白色的棺椁就被打翻了,棺椁中的青州毫无反抗的滚到了地上,青州的四肢顿时就变成了灰白色,离开了阵法,他很快就会消亡。

   帝幽痛不欲生的对着青州伸出手:“青州,青州!萧厉,萧厉我错了!你怎么对我都没事,我甘愿魂飞魄散,我甘愿被你凌迟处死!你别动青州!你别动他!”

   萧厉冷冷的说道:“我不需要动他,他本来就是个死人。不是所有的死人都像我一样有机会站在你的面前,我想,我能有今日,都是我的族人。”

   萧厉道:“你知道吗?鬼族覆灭的那天,整个鬼族用仅有的力量制造了一个不存在于世上的萧厉。我就是鬼族的影子,我为了复仇活着,这一天,我等得太久太久了。你听到了吗?我族人的哭嚎声已经变成了欢呼。”

   温衡等人远远的站在旁边,他们现在已经没有办法插入这两人的斗争。现在已经不是温衡被阴了的事了,现在是萧厉在算总账的时刻了。积压了万年的仇恨将在这一刻爆发!

   帝幽为了他的小情人六亲不认杀了数不清的人,而萧厉是那些惨死人的执念,他站在这里就是为了取走帝幽的性命。

   萧厉手中的骨鞭渐渐收拢,帝幽的喉咙间发出了咔咔声,他没办法说话了。他执着的对着青州的方向伸出手:“青……青……”阵法破损,青州有所触动,他艰难的支起上半身:“殿下,你来啦?”青州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殿下,青州等您好久了。”

   “州……”帝幽脸上的面具落下,露出一张涨红的狰狞的脸,帝幽的额头上都是青筋,他双眼都是血丝。他伸出手一点一点的伸向青州的脸。终于,他的指间触碰到了青州的脸颊。青州低头蹭蹭帝幽的手指头:“殿下今天来看青州了,青州好高兴。”

   萧厉手中的骨鞭收紧,只听咔嚓一声,帝幽的脖子被扭断了!帝幽的头颅垂了下去,他紫府中的神魂竟然没出来!

   萧厉婆娑着手中的骨鞭:“鬼族人的颈骨制成的万骨鞭,抽中便是魂飞魄散万劫不复。当日你投靠轩辕律灭我鬼族,如今我取你性命,因果循环。”骨鞭从帝幽脖子上抽出,帝幽的身躯呈现跪趴的姿势,他的右手掌心向上落在了青州面前。青州疑惑的问道:“殿下,怎不说话?您累了吗?”

   青州低声说道:“殿下累了就好好休息吧,青州陪你。”青州将头垂下去靠在了帝幽的手心中,这个脆弱的可怜的残魂轻轻说道:“殿下,你的手有点凉,青州帮你捂捂。”

   阵法中安静的只能听到众人的呼吸声,青州失去了阵法很快就会魂飞魄散,最后,青州笑着说道:“殿下今日来看青州,青州很高兴呢。睡吧殿下,青州在你身边。”青州的眼角滑下了一滴泪,他红色的双眼最终还是闭上了。他的身躯变成了灰白色的粉末,洒在了帝幽的手心中。

   萧厉偏过头去,眼尖的人看到他的下巴上正低落着水滴。谁说灵魂不能哭泣?

   萧厉珍惜的将骨鞭盘起来,他双手捧着骨鞭跪在了聚魂花上:“谨以帝幽的鲜血献给我挚爱的族人,血债终须以血偿!”

   作者有话要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自己的无奈,帝幽为了青州不折手段,萧厉为了复仇隐忍万年。最可怜的就是青州,一生无法反抗,帝幽给他的伤和痛他都甘之如饴,青州就算死,都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不知道青州的那一点神魂到底有没有意识呢?【一本正经发刀子的我顶着锅盖】

   说个轻松的,灵犀同志写的书以温衡和莲无殇为主角,温衡竟然毫不知情。灵犀拿着稿费请温衡搓了一顿,温衡还在为灵犀高兴。

   灵犀:老温,这本玄天志怪挺好看的,给你看看。

   温衡:哦哦,我听说过,主角是千年僵尸王和世家公子吗?听说是玄天城畅销画本子!

   灵犀:是啊是啊!送你一本,省的你买了。

   温衡:谢谢了。

   邵宁:傻子,被人卖了还在帮人点钱。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