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86、第八十六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205

   温衡推了推水波横, 水波横睁开了双眼,他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温衡头疼, 老兄, 你不能这么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温衡对他做了什么了呢。水波横温柔的说道:“早上好,温道友。”

   温衡从被子里面爬出去,他挠挠有些杂乱的头发:“早上好。我能问一下水掌门为什么会在温某的被窝中吗?”水波横害羞的说道:“我见温道友睡得香甜,就躺下和你一起眯了一会儿。果然睡的很好,多谢温道友。”

   温衡脑仁都在突突突的响,要是被人撞到, 他怎么都没办法说清楚了。温衡叹了一口气:“水掌门,下次希望你还是不要做这种事了,温某之前应该与你说清楚了。”水波横有点委屈:“我们两个都是男人, 两个男人在一起睡有什么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问题大了去了。温衡终于虎着脸了:“总之,不能。你若是想要入睡, 可以唤醒温某,温某会给你棉被, 但是你不能睡到我的被子里面,这里只有我的道侣能睡。”其实也不对,除了莲无殇, 还有他的徒儿能睡。

   水波横委委屈屈的应了一声:“哦, 我以后不睡就是了。”温衡看了看他,按道理说水波横成仙这么多年,人事应该也懂。他肯定是故意的, 可温衡还真不能把他怎么样。

   温衡将棉被塞到储物袋中:“这里是何处?水掌门可知道?”水波横温柔的说道:“这里是四灵境,我曾经来过。”水波横上位数千年,好几次被传送到灵虚境中的四灵境小洞天中来。

   温衡环视一圈:“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么?”水波横笑的更开心:“是的。”温衡嘀咕道:“四灵境也太大了,竟然看不到其他人了?”要是让他和水波横在一起,免不了要出点事情,想想就头疼。

   水波横道:“温道友深藏不露,四灵境只有仙尊级别的人才能进入,没想到你会被传送到这里来。”温衡愣了一下:“有这事?”他以为这里鸡不拉屎鸟不下蛋呢,原来这么高端呢?看起来四灵境风平浪静,没什么危险啊。

   难道是级别越高,去的洞天越是福地?反倒是能力低的地方风险大?

   水波横缓声道:“四灵境小洞天是灵虚境中最凶险的小洞天,里面有四灵坐镇,里面还有三种至宝。”温衡来了兴致了:“还请水掌门详细说说。”

   水波横道:“四灵境的守卫是上古神兽,东青龙,南朱雀,西白虎,北玄武。这四位神兽镇守四方,只要不触犯到神兽领地,其他还好。顺便说一句,我们现在就在南朱雀的领地中。”

   温衡看看脚下的鸟窝,这里树多,确实适合羽族生活。他之前还在想呢,什么样的鸟能做这么大的窝,普通的鸟能长这么大非常不容易了。如今看来,这里有朱雀神兽坐镇,这里的羽族应该是算得上灵鸟了。

   温衡站在鸟窝中:“还好还好。”他对鸟类还挺有好感的,大部分的羽族看到他都挺亲昵的。要是落到青龙啊白虎的领域里头,温衡觉得他不是惹到蛇就是被四足兽追赶了。

   水波横道:“四灵境小洞天的三样宝贝,有一种正好在朱雀神兽的领地中。”温衡不在意的说道:“哦。”水波横看温衡兴趣不大的样子,他开始介绍这种灵宝了:“这种灵宝名为七宝灵果,三千年一成熟,得之可肉骨头活死人,正好最近快要成熟了。我正好知道位置,温道友,我带你去吧?”

   温衡看了看水波横,他纠结的说道:“这……不太好吧?这么贵重的宝贝,你让我知道了,岂不是多一个人争?”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啊,水波横还大大方方的说出来,这要么是水波横傻,要么是那里有圈套。

   水波横温柔的看着温衡,他坚定的说道:“温道友不是旁人,让你知道没什么。”温衡想了想:“那七宝灵果长得多吗?”

   若是像混元果一样一长一大片,那他们就不要着急了。水波横道:“七宝灵果每次只生长七粒,由朱雀神兽镇守,我们早些去守着,一人或许能得一粒。”温衡想了想,为了一粒灵果冒着被朱雀追的风险是不是有点不太值得?下界没有朱雀,不知道长什么样?

   不过来都来了,他本来还以为进不来呢。进来随便看看呗,总不能坐在鸟窝里面发呆发个十天什么都不做吧?就是水波横有点麻烦,温衡就怕他狂性大发把自己给糟蹋了。老魃拢了拢自己的衣襟,觉得魃生艰难。

   水波横是个不错的领队,撇去他时不时含情脉脉的眼神的话,温衡觉得他能够和他相谈甚欢。他是草木成精,却和温衡这样的道木完全不一样,他善于发现森林中的一点一滴。温衡明明没看到他有什么动作,他就能准确的告诉温衡哪里有灵宝,哪里有危险。

   他无数次指出哪里有宝贝,然后让温衡去取,他却含笑站在旁边看着温衡。温衡一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后来他脸皮也厚了。他想着,出去之后把这些灵宝都给卖了,分一半的钱给水波横。

   温衡他们向着南方在前进,走过了大片的森林后,南方的山林渐渐的多了起来。在来到四灵境的一天之后,温衡他们看到了成片的山峦,山峦间有不少羽族在这里筑巢,温衡看到数十只雄鹰在中的头顶飞过。好家伙,那翅膀展开数十丈啊!

   这么一看,他之前在森林中住的那个鸟窝还不算大。这些鸟儿不止身形巨大,温衡同时也能感受到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灵气,从灵兽的品阶判断,这些鸟儿的品阶都不低啊。

   暮色快要降临,水波横对温衡说道:“我们找个地方夜宿吧,这里有很多夜行的鸟儿,若是引来不必要的攻击就麻烦了。”温衡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水波横道:“这附近有个山洞,曾经我在这里歇过脚。”

   水波横本来在前面带路,温衡看到周围都是嶙峋的怪石,他单薄的身子在石头中行走的时候显得特脆弱可怜。温衡便对他说道:“我在前面开道吧,你告诉我方向就行。”说完这话,温衡又想抽自己,让你多嘴,让你多嘴!果然水波横幽幽的说道:“温道友真体贴啊。”温衡只能无奈的说道:“我在下界有个宗门,里面有不少弟子,照顾他们已经照顾出习惯来了。”

   水波横叹了一声:“即便你这么说,我还是觉得你很了不起。温道友,你放心,你不爱的事同我说了,我就不会再做了。”温衡笑着点点头:“那行。”

   水波横说的山洞在群山中间,过去的时候要通过一个峡谷。怕惊扰到晚归的鸟儿,这两人便没有御风飞行。事实上,到了朱雀神兽的领地中,羽族享有绝对的制空权,哪个人修敢在天上飞,立刻会有巨大的羽族教他重新做人。

   峡谷中草木萋萋,温衡他们踏着草木飞快的前进。这一路上感觉无数羽族神识落在自己身上,两人却不敢停顿。很快他们就到了一座绝壁上,绝壁上方有一种白头的老鹰筑巢,在绝壁靠近下方处,有个隐匿的山洞。

   水波横对温衡说道:“便是在这里了,这上面是白头鹰的巢穴,一般的妖兽不敢到此处来。”温衡神识往山洞中探了一下:“里面有人?”他感觉到三道神识从洞穴深处射出,各个都挺厉害的样子。

   水波横缓声道:“应当是他们来了。”他们?他们是谁?

   这个答案很快就揭晓了,顺着山洞向内走,没一会儿就看到了亮起的夜明珠。夜明珠下燃着一堆篝火,篝火上架着一具动物的身体在烤炙,篝火旁有三个男人正围坐着。

   其中一人相貌中正眼神清明,看起来就精明利落。没错,这款就是温衡特别喜欢的能干精英型,李行云就是这款的。这男人抬头看了看水波横笑道:“哟,横横来啦?”

   水波横微微一笑:“楚道友。”他对温衡介绍道:“这位是碧云天楚云潇。”温衡拱拱手:“楚道友好,在下温衡。”楚云潇回礼:“温道友好。”

   在楚云潇旁边,有个神色淡漠的男人,他的两鬓有两根白发,白发被匀称的束在发冠中。看到温衡进来,他头都没抬。水波横对温衡说道:“旁边的是山海阁段不语。”

   温衡本想行礼来着,可看段不语一副不想理人的样子,他就歇了这个心思。

   段不语身边,有个魁梧的男人,这男人脸大如盆,脸上还长着棕黄色的毛,他一双眼睛在篝火照耀下熠熠生辉。他的手伸出来指甲的位置竟然是兽爪,这人是个妖修。他身后还拖着一条黑黄色的尾巴,说话的时候瓮声瓮气:“水波横你这次竟然带着外人来?”

   水波横不理这男人,他对温衡说道:“他是兽皇楼徐泰。”温衡拱拱手,就算打过招呼了。

   水波横问楚云潇:“我们来早了吗?他们呢,怎么没来?”楚云潇叹息道:“来不了了,被人干掉了。”水波横一愣:“怎会?”

   楚云潇看了看温衡:“你不知么?哦,也怪,你在承恩界,和上界有时候会失联。他们三人治下突然出现了极其厉害的人,然后就被干掉了。”水波横纳闷道:“既然他们不来,那新来的人为何没到这里?”

   徐泰嗡嗡的说道:“大概是还不知道四灵境的事情。管它呢,他们不来,这次的七宝灵果我们还能多分点,不过我可说了,你身边的小白脸没份。”温.小白脸.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哪里小了,他明明是万年老魃。

   徐泰一爪子将篝火上的野物腿给撕了下来,他也不顾烫,狼吞虎咽的啃了起来。温衡看到,这野物还没烤熟,里面还血糊糊的呢。徐泰瞪了一眼温衡:“看什么看,看了也不给你吃。”温衡笑了笑:“谢了,我自备干粮。”

   206

   水波横拉着温衡挤到篝火旁边,温衡正好靠着徐泰,徐泰啃得如痴如醉,野物的骨头他都嘎巴嘎巴的嚼了吞了下去。没一会儿,他就吃完了整个野物。他并不满足,这时候又从储物袋中拖出了一只活物。

   温衡看了看,这活物是一头羊。可怜的羊还没能叫唤出来,就被徐泰扭断了脖子。他干净利落的剥了羊皮放了羊血,将羊的内脏丢到了山洞外就将羊继续支在火上烤起来。血粼粼的羊瞪着双眼和温衡对视。温衡撇过了视线,换来了徐泰的嘲讽:“切,没见过杀羊”

   楚云潇正在和水波横说话:“你们是从森林的方向来的吗?”水波横点点头:“是的。”楚云潇道:“四灵境中来了一头异常厉害的妖兽,不知道是何物。我们先前从北境过来的时候,北境的巨蛇被肢解了。”

   水波横一愣:“肢解?”楚云潇心有余悸的点头:“是的,干净利落,肉身被切断。留下了完整的骨骼、部分内脏和少量碎肉,妖丹和大多数的肉都不见了。”

   水波横道:“难道是新来的那些人?能杀了他们三人,那些人应该很有实力。”楚云潇道:“不像是人修的手笔,若是那三个新人,他们没有理由藏头露尾。我倒是觉得来了一头妖兽,实力超群。”

   徐泰哼哼道:“我能感觉到是妖兽。没事,要是遇到它我就解决了它。”楚云潇缓声道:“四灵境资源丰富,若是放任这头妖兽成长,长此以往会成祸害。”

   温衡本来不想说话的,听到这话,他弱弱的问道:“那个,问一下,不是说四灵境中有四方神兽坐镇吗?难道还怕区区一头妖兽扰乱清明?”

   楚云潇对温衡挺客气的,他说道:“是这样的,四灵境的四兽各自有自己的管辖区域,一般情况不会离开自己的势力范围。若是为了一头妖兽引出了青龙白虎他们,四灵境的和平就难以恢复了。所以一般情况遇到残暴的妖兽,都由我们代劳直接处理了。”

   徐泰哼哼道:“那妖兽不一般,它竟然会掩饰。”温衡看了看徐泰:“什么意思呢?”徐泰道:“你知道我们是在哪里发现的巨蛇吗?我们是在坑里发现的,那妖兽肢解了巨蛇之后竟然还将它作恶的迹象给抹去了!这东西太聪明了,若是让它长成了,后患无穷。”

   徐泰道:“我们一路走来,发现三头曾经横行四灵境的大妖兽惨死,那新出来的妖兽却一点迹象都寻不到。对不对,老段?”闻言段不语缓缓的说了一个字:“嗯。”

   温衡想了想,确实挺吓人的啊。一个会肢解人的妖兽,神出鬼没难以寻找行踪,还很有智慧。这玩意在四灵境中一出现,瞬间秒杀了四灵境中的其他东西,说不定会因为它导致整个四灵境的生态被破坏。

   走了一天的路,又看到徐泰在旁边呱唧呱唧的吃东西。温衡想了想,他也想吃东西了。水波横是仙尊级别,他能交好的人,必定也都是仙尊。这里有四个仙尊,温衡觉得他安心吃个晚饭问题应该不大吧。

   看着徐泰吃东西,温衡也想吃肉了。他想了想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个锅子,锅子还热腾腾的咕嘟咕嘟的冒着泡。他揭开了锅盖,锅中一锅浓油赤酱的烩肉,肉中还夹着绿绿的葱花,看起来刚从炉子上做好。

   这个时候,配上一碗灵米饭,就是无上的享受啊。温衡掏了掏储物袋,又翻出了另一个锅,揭开一看,一锅刚焖好的雪白的灵米饭。他想了想,哦,还要来一份蔬菜,不然光吃肉营养不均衡。然后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取出一盘绿绿的菜薹。

   温衡笑着问水波横他们:“要不要吃一点?味道不错的。”水波横双眼亮了,他温柔的说道:“可以吗?”当然可以!温衡掏出两幅碗筷,递了一副给水波横:“别客气。”

   徐泰看了看手里半熟的羊肉,他口水哗哗哗的就下来了:“这是什么肉?好香呀。”温衡笑了笑递给他一双筷子:“尝尝?”

   最后徐泰他们围着温衡的锅子和菜津津有味的在吃饭,只有段不语正隔着篝火幽幽的看着温衡。温衡对他笑了笑,从储物袋中取出了几样弟子做好的菜:“段道友不来点?”段不语:“不。”

   云清做的饭菜真的太美味了,徐泰的手用筷子不太灵活,他只能郁闷的看着大家夹走了烩肉。不过他运气好,最后他抱着温衡的饭锅把所有的菜汤都包圆了。楚云潇眯着眼睛:“嗯……美味,许久没尝过这么美味的东西了。”水波横摸着肚子:“一直以来,我都唾弃那些沉迷口腹之欲的人,原来吃东西是这种滋味。”

   徐泰:“……我没吃饱。”刮了两锅饭,吃了两锅肉,他还没吃饱。他抱着锅子对温衡说道:“我没吃饱,再来一点吧?我用东西跟你换。”温衡笑着摇头:“不用了,徐道友若是觉得喜欢,以后可以去离伤界飞仙楼去。”

   徐泰问道:“这是飞仙楼的东西吗?”温衡点点头:“是呀,飞仙楼的大厨做的。”徐泰哼哼道:“只知有醉仙楼,没想到还有个飞仙楼。我记下了,以后会去捧场的。”

   温衡将空了的锅碗瓢盆用灵气洗了,再认真的收了起来。他能感觉到,段不语一直隔着篝火在看他,温衡想着,这人是不是认识他?看这个架势,应该不是什么好友。

   一顿饭就拉近了温衡和这群人的距离,徐泰甚至和温衡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起来了。他勾着温衡的肩膀:“明天你要是再让我吃一锅肉的话,我就允许你拿一粒七宝灵果。”温衡好笑道:“好,不过吃什么我来决定。”徐泰点头:“好!”

   楚云潇放松的说道:“温道友是承恩界哪一岛的岛主?改日我好去拜访。”温衡笑了:“逍遥。”没错,在承恩界,逍遥是自己人的地盘。楚云潇点头:“啊,之前是听说承恩界影月宗换名字了,原来是叫逍遥啊。”

   楚云潇对温衡说道:“我们小横横眼光高,等了几千年才等到你,你可要好好珍惜他啊。”水波横连忙说道:“楚道友,温道友他有道侣的。”温衡也说道:“是的,我有道侣。我和水掌门不是你想的那个关系。”

   楚云潇闹了个大红脸:“哎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误会了。该罚该罚。”温衡笑道:“改日我道侣若是回来,我会带着他来拜访诸位,到时候也别嫌弃我啊。”

   段不语又一次看向温衡,最终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站起来走向了里面的山洞盘膝打坐。看到段不语这样,楚云潇对温衡说道:“老段他就这个脾气,温道友你别介意。这饭也吃了话也说了,咱就先歇息了吧。明日要去守着七宝灵果,说不定会有一番苦战。”

   闻言徐泰点点头,他走到旁边席地而卧,没有几息,就响起了鼾声。

   温衡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两条棉被,他给了一条给水波横:“睡吧,明天还要赶路。”水波横抱着棉被笑着点点头:“嗯,多谢温道友。”

   水波横窸窸窣窣的将被子平铺在他的菟丝子形成的垫子上,然后小心的钻了进去。温衡这时候对他说道:“要枕头吗?”水波横愣了一下:“枕头?”

   温衡递过一个枕头:“可以助眠的枕头,送你了。”水波横开心的结果抱在怀里:“谢谢温道友。”

   温衡又想扇自己了,让你手贱让你手贱!温衡在心中这么安慰自己:能走到这里认识这几个人都是水波横的功劳,这是他的谢礼。不过以后可不能到处送了,被子不多了。

   温衡钻到了棉被中,他将棍棍放在身边,没一会儿也睡熟了。

   楚云潇睁开双眼看了看山洞中的情况,他头上垂下冷汗:“这……是来旅行的吗?”又带吃的又带睡的,这也太舒坦了吧?这时候楚云潇看到段不语睁开了双眼,他笑着传音:“老段,这人真有趣。”

   段不语回应:“嗯。”就像个没有感情的傀儡人一样。

   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一早,楚云潇就看到水波横起身了。他收拾好了东西之后就跪坐在温衡身边,静静的看着温衡的笑颜在痴痴的笑。楚云潇叹了一口气,水波横应该是真的喜欢温衡吧。可惜了,温衡已经有道侣了,而且看着温衡是个长情的,注定了水波横艰难了。

   这时候从温衡的枕头中探出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不光吓了水波横一跳,还吓得楚云潇一愣。这是个什么玩意?等那东西从枕头旁边的小缝中挤出来之后,两人才看到这是一只嫩黄色的鸡。小鸡圆圆的蹲在温衡的脸旁边,等了一会儿之后,小鸡开始叫唤了:“啾啾啾,师尊起床。”

   楚云潇嘴角一抽,这是个什么玩意?!小黄鸡锲而不舍的叫着温衡,没能把温衡叫起来,倒是吵醒了徐泰和段不语。

   小黄鸡最终蹦到了温衡胸口,两只大大的眼睛盯着温衡的脸:“啾啾啾,师尊起床。”还蹦跶了几下,温衡这才睁开了眼睛,他揉揉黄鸡的脑袋:“早上好。”小黄鸡眯着眼睛嫩嫩的说着:“啾啾啾,师尊早上好。”

   然后在众人的目光下,这只肥肥的鸡,又挤到了枕头缝里面去了!!楚云潇快要疯了,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神清气爽的温衡爬起来:“早上好诸位道友。吃早饭了吗?”楚云潇嘴角抽抽,这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207

   收拾好了之后,这五人就走出了山洞,他们要向着群山深处前进,那里有七宝灵果。而且还是快要成熟的七宝灵果。

   走出山洞之后,他们就遇到了问题。或者说是温衡单方面觉得出现了问题,面前就是绝壁,他们要翻过绝壁吗?绝壁上都是巨大的白头鹰,看着战斗力惊人。这么上去真的没事?

   这时候水波横展现了他的优势,他身上灵光一现,周围的四人身上都被金色的藤蔓均匀的覆盖住了。水波横说道:“这是我的术法,能骗过大部分的神识,我们现在上去吧。”温衡终于明白了,难怪水波横能大模大样的钻他的被窝,他们一群人从白头鹰巢穴旁边飞过的时候,白头鹰居然任何反应。

   都说鹰眼最犀利,没想到水波横竟然有办法骗过他们去。这点上面,水波横就深不可测。

   五人齐刷刷的翻过了这片绝壁,走了几步之后就看到了更加险峻的山脉矗立在眼前。在最高的山脉上,有一颗歪脖子古树。楚云潇指着那棵歪脖子树:“看到那棵树了吗?在树洞就长着七宝灵果。”

   据说那七宝灵果树只有三尺高,没有叶片,枝干像是玉石一样华美。在每根枝条的最边上,会生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七宝灵果。灵果成熟的时候芳香四溢,当摘走它的果子,它就会快速的开花,然后继续结果,直到下次成熟。

   温衡的目光首先被歪脖子树吸引了,然后歪脖子树上蹲着的一只火红色的大鸟。想必这就是神兽朱雀了。这鸟体积不小,一身的羽毛像是燃烧的火焰,此刻它正站在歪脖子树上闷头大睡。至于他们说的树洞和七宝灵果,倒是没看到。

   徐泰道:“好机会,我们就这样潜伏过去,不要被它发现了。”本来是不可能的事,因为有了水波横在变得非常的容易,等一群人来到歪脖子树下时,朱雀都没有发现他们几人。

   这时候,温衡才看清了传说中的七宝灵果在哪里。这个位置还真生的巧妙,歪脖子树站在高高的山上,长着两枝粗粗的枝条。其中一支枝条伸向深邃的悬崖,另一只探向悬崖的另一边,上面就蹲着巨大的朱雀。

   之前说这棵树歪脖子,这树的树干先向着朱雀的方向扭了一下,再向着悬崖的方向扭了一下。树干上坑坑洼洼,在树干扭曲面相悬崖那边形成了一个树洞,因为这树巨大,树洞也显得特别大,像个山洞一样。

   七宝灵果就长在里面,长在这里真是□□全了,一面是深邃的悬崖,另一面有神兽朱雀坐镇。在神兽的威压下,在这里飞行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若是有一点不慎,来探宝的人就会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好在朱雀正闷头大睡,在巨树的一边有一条小路能通向悬崖那边的树洞。只不过要到达那条小路,一群人需要从朱雀身下走过。这是个非常挑战胆识的行为,若是不小心惊醒了朱雀,这群人立刻就会变成鸟食。

   好在他们有惊无险的绕到了小路上,然后一个个的爬到了树洞中。树洞还挺深邃的,温衡特别好奇,第一个发现七宝灵果长在这里的人到底遭遇了什么?为什么他能找到这么一个犄角旮旯的地方?

   树洞中湿润,生着绿绿的苔藓。阳光从树叶间落下,正好有一树光从上而下穿透了树干上的树瘤和空洞落到了树洞中。在阳光落下的地方,有一处土明显比其他地方要高,形成了一个和缓的土坡。

   土坡上什么都没有,温衡诧异的问水波横:“不是说这里有七宝灵果的吗?”水波横的面色和其他人一样变了,徐泰恼怒的骂了一声:“草,果树呢?!”

   楚云潇皱眉上前看了看土坡,土坡上面的土有被翻动的迹象。他用灵气在土中挖掘了一下,翻出了一个中间圆两头尖的粗糙‘玉石’。这可不是玉石,这是七宝灵果的果核!

   楚云潇愣住了:“七宝灵果树到时间了已经枯死了?”不过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话语:“不对,我上次过来,上面还结着果子。”

   段不语终于开口说话了,他声音冷清:“应该是被人挖走了,然后留下了一粒果核在这里让它继续生长。”听到这话,楚云潇他们谁都没有反驳,似乎段不语特别有威信。

   段不语道:“四灵境的那妖兽怕不是个普通的妖兽。”楚云潇问道:“老段,你觉得是之前那妖兽干的?”这怎么可能呢,这里有朱雀坐镇,那妖兽怎敢来?它竟然还肆无忌惮的挖走了七宝灵果树!一想到那不知名妖兽在这里大吃特吃灵果,还挑衅的放下果核在这里,众人就怒火中烧。

   段不语结过果核看了看,最终他什么都没说,又将果核埋在了原处。段不语道:“走吧,白跑一趟了。”等候了三千年,全部落空了。

   楚云潇问:“老段,你确定是那妖兽做的?”段不语反问一句:“我有这种感觉。”楚云潇自言自语:“老段的感觉自然是准的。”

   温衡问水波横:“七宝灵果没戏了是吧?”水波横郁闷的点头:“对,被人捷足先登了。”徐泰哼了一声:“让我逮到那个妖兽,我一定要把它给生吞了!”

   段不语道:“首先要能找到它。”

   温衡倒是觉得没什么,反正他一开始也没什么打算。可是这群仙尊气坏了,骂骂咧咧的。

   “咕……”这时候,山洞外突然一片火红,定睛一看,朱雀神兽不知何时被惊醒了,正瞪着他们一群人。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朱雀气哼哼的对着树洞就开始喷火,丝毫不管巨树会不会被它点着。不过能承载朱雀的巨树,应该不会畏惧朱雀的火焰。

   倒是树洞中的众人被火烧得龇牙咧嘴,尤其是水波横,他本体是菟丝子,对火焰有本能的畏惧。被妖火一烧,他施加在众人身上的术法就失效了。作为神兽,妖火自然不同凡响。

   关键时刻楚云潇猛地脱下身上的斗篷披在了水波横身上,他护住了水波横:“冲出去!”不冲出去,在这里迟早要被朱雀给烤成人干。

   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徐泰化身猛虎,迎着烈火扑了过去。在他身后众人紧紧跟随,想要从小路上返回不可能了。这一路过来都是山峦,前方又是羽族的地方,几人铤而走险决定跳下悬崖!悬崖下有条长长的河流,里面水流湍急。落下去喝几口水总比在上面被朱雀烤得毫无还手之力好。

   朱雀跟在众人身后追了一阵,直到五人噗通噗通全部落入悬崖下的水流中,它才在天空中拍着翅膀呱呱的嚷着。过了很久很久,朱雀才拍着翅膀回到了高高的悬崖上。等朱雀走了之后,水里才冒出了五个脑袋。嗯……五个灰头土脸的脑袋。

   徐泰擦了一把脸闷声闷气的说道:“哎呀娘呀,这鸟太凶了。我的头发都被烤焦了。”楚云潇关切的问水波横:“横横你没事吧?”水波横摇摇头:“还好。温道友,你没事吧?”楚云潇闻言眼中露出了不可察觉的失落。

   温衡抬头看着悬崖:“真高啊,它竟然追了我们这么久。”这也就算了,还在岸边骂骂咧咧半天才走。

   五人从水中爬出来,对视一眼,都成了落汤鸡了。几人找了岸边一处和缓的林地坐下,徐泰郁闷的抱怨:“太过分了,我的毛都被烧焦了。”段不语和楚云潇盘膝打坐,温衡倒是若有所思的抱着讨饭棍离开大部队对着河流发呆。

   “温道友,你在想什么?”水波横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温和的问道。温衡笑了笑:“没什么,只是觉得这里很安静。”水波横道:“这里是南方和东方交界处,朱雀和青龙的威压同时笼罩这里,这里会比较太平。”

   温衡这时候才想起问水波横:“你身体怎么样了?”水波横笑了:“还好。”温衡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水掌门,你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水波横道:“哪一句?”

   温衡道:“水掌门身边一定有深爱你的人,只是你双眼被遮蔽,看不到他。”水波横狐疑的看着温衡,温衡提醒道:“方才在朱雀火中,楚道友不顾自己的安危先救了你。”

   水波横面上不笑了,温衡对他说道:“感情有好多种,怜悯和报恩的感情要不得。水掌门若是对楚道友无意,那就同他说清楚,不要给他希望。”水波横面色有些凝重 ,他拱拱手:“我知道了。”

   接下来的行程,五人队变的很安静。温衡在若有所思,段不语话本来就少,徐泰毛焦了正在郁闷,水波横和楚云潇也各有心思。入夜时分,这群人运气不错的找到了一个山洞。

   今天一天出师不利,做什么都不成功,白跑了一天,众人士气低落。山洞中,夜明珠闪着冷清的光芒,众人各自占据了一个角落发呆。温衡抱着讨饭棍,今天也不想钻大棉被了。

   来到四灵境的第三晚,一群人都没能睡好。隔天早上,楚云潇第一个恢复过来,他对大家说道:“既然七宝灵果被妖兽破坏了,还有剩下两宝,我们去看看。”

   话说回来,还有两宝到底是什么?温衡这么问道,然后他得到了想要的回答。

   四灵境三宝,一宝是位于南方朱雀境内的七宝灵果。二宝在东方青龙境内,名为巨灵卵。三宝在西方白虎境内,名为天上肉。

   这巨灵卵是一种菌类,在青龙沉睡湖泊旁边,每隔数百年就会生出卵一样的蘑菇。这种蘑菇有胳膊那么大,一次能长出十多枚。生吃滋味鲜美,熟食香嫩可口,研磨成粉后入药炼丹或者炼器,都能练出效果非凡的东西来。值得一提的是,这蘑菇旁边有另外一种蘑菇,和巨灵卵一模一样,只是剧毒无比,谁用谁倒霉,也能入药。

   而天上肉,是一种专门啃食灵石的灵虫,这种灵虫没有四肢和眼睛,像肉块一样趴在石头上。一只灵虫需要五百多年才能长大,长大之后才巴掌那么大,那时候它就不喜欢动了。这时候的灵虫和巨灵卵一般能吃能炼丹能入药,用途很广但是极难获取。

   五人一合计,他们现在就在青龙领地,去看看巨灵卵吧!总不能白来一趟啊!

   作者有话要说:不知名的妖兽夺走了五人的七宝灵果,它还会夺走他们的巨灵卵和天上肉。哼唧,就是这么强大!

   给个提示,这妖兽聪明,爱干净,不留痕迹还气运逆天。吃东西之后会刨个坑把厨余埋起来。

   我都提示的这么明显了,猜不到就太过分了啊。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