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五十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97

   执界派的营区很大, 即便这里只是执界派三大军区其中之一,这里只是个临时驻扎点, 营区也大的惊人。这么说吧, 比九坤界执界仙君战神的营区大了足足有五倍。

   李行云拖着白芝麻他们在前面走的时候,蒙猛的怒骂声震得半个营区都听见了。不少将士探出头去,李行云也不管他,他只是干净利落的丢了几个符篆在蒙猛身上,蒙猛的怒骂顿时就变成了惨烈的猪叫声。蒙猛:???

   如果有人精通野猪一族的语言的话,现在就能听到蒙猛的脏话有多厉害,那可真是听一句都要去背静心咒压下心头火的节奏啊。

   走了几炷香之后,他们来到了一座牙帐前, 牙帐的颜色素白, 和周围土黄色的营房颜色明显不一样。在牙帐外,有一个身着素白道袍的女修, 她正细心的研磨着灵药。

   “王道友, 我给您带了一头猪和一只狐狸来。”李行云笑容非常灿烂。李行云话音刚落, 只见女修放下了手中的药碾, 她温柔的笑着:“这是在营帐中闹事的敌军斥候吧?”

   李行云点点头:“对, 一只狐狸一只猪,搜魂搜狐狸的就行了, 至于这头猪, 等下让两个孩子加餐吧。对了王道友,我有点事情要对你说,很重要。”

   女修微笑:“说吧。”李行云却笑着拖着一狐一猪向着牙帐走去:“进去说吧, 孔道友,张道友,麻烦你们了。”掀开牙帐,迎面走来两个长身玉立的青年,其中一人温柔亲和,另一人冷艳寡言。

   李行云笑道:“这是敌军派来的斥候,需要搜魂。这里有点吵闹,有安静一点的房间吗?很重要。”女修笑道:“有,随我来。”眉眼温润的青年对另外一个冷面青年说道:“枫眠,等下你出手吧?”

   四人到了一处静室中,李行云啪嗒一下就将手中的网袋丢在了地上。李行云声音都在颤抖:“猜猜我遇到了谁?”女修一愣:“谁?”

   温衡杵着讨饭棍笑容满面的出现了:“我。好久不见了王道友,言修枫眠,好久不见。”看到温衡出现,静室中的人眼中顿时冒出了惊喜的光亮。没错,女修是王芊凝,至于两个九尾一族的孩子,却不是温衡想的胡斐斐和景清他们,而是更加熟悉的自己家孩子孔言修和张枫眠。

   孔言修和张枫眠连忙跪下行礼:“老祖!”可算找到组织了,孔言修眼眶都红了,“老祖,我们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张枫眠这么冷清的人也激动了:“是啊,幸亏王道友收容了我们,不然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原来这几个人飞升之后直接被传送到了九浩界,那时九浩界还好,并没有战火漫天。王芊凝发现自己和众人失散之后,也不着急找人,她找了个医馆就定了下来。她想着,先熟悉九浩界的情况,等熟悉了再出去找人。

   结果没多久,九浩界就爆发了战争,王芊凝所在的医馆被抽调出来上了战场,她也在其中。她虽是女修,一手医术却出神入化,她救治了战场上很多受伤的修士,没多久就在这片营区成了医修中的领头人。

   孔言修和张枫眠就是这个时候被她发现的,说起孔言修和张枫眠,这两人运气挺好的。他们是温衡的徒孙,天分极高。在玄天宗的时候并称为玄天双杰,当时是能和上清宗流云剑谢灵玉一拼的天才少年。

   在下界的时候他们两个进入遗迹毁了肉身,却误打误撞的得了两具九尾的肉身。附体成功之后,大度的九尾一族还接纳了他们,当然,这里面多半是看了温衡的面子,温衡和九尾一族关系不错。这两个孩子还去九尾一族修行了好几百年,专门学了九尾的秘术,说他们是九尾一族也没什么问题。

   这两个倒霉孩子飞升之后也被传送到了九浩界,他们误打误撞去了一股小势力,结果没多久小势力就并入了执界派上了战场。战场上两人剑术和术法都非常精湛,很快就得到了其他几位将军的赏识。

   结果和散修盟一战,原来的几位将军陨落了好几人,原本想要让这两人接任将军的位置。却不料孔言修和张枫眠也受了伤,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养伤,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王芊凝和这两个孩子碰头了。在他们养伤期间,风神派出了其他三位将军来支援这里,这三人就是李行云、詹明远和刘少卿。

   接下来便是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战斗,每天死伤无数。再接下来,就是温衡过来了。

   五人围着静室中的桌子聊得火热,说的那叫一个开心快乐,尤其是温衡,一下就多了四个同伴,他比谁都开心。他笑的眼睛都成了两条缝,一排大牙雪亮的。

   这时只听桌子旁边传来幽怨的声音:“恩公,你能把我们放出来吗?”温衡他们定睛一看,只见网兜中蒙猛和白芝麻都快被网勒得变形了。

   蒙猛被放出来之后就对着李行云前蹄在前:“你小子,差点误伤友军!”李行云干脆的道歉:“抱歉,事情紧急,没办法暴露。蒙将军勿怪。”

   温衡回味了一下:“蒙将军?不是萌将军吗?不是叫萌萌吗?”直到这个时候,温衡才明白他听岔了,原来人家叫蒙猛,根本就不叫萌萌。

   不过温衡这人喊顺了口一时半会改不掉,萌萌也无所谓:“温道友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他们也有人叫我萌萌。”白芝麻从金色的网中挣脱出来,皮毛干涩的狐狸舔舔自己的爪子:“名字只是个代号罢了,不重要。”

   温衡的目光被白芝麻脑袋上的三寸红吸引,凭着这些年他给雪玉狐铲屎和薅毛的经验,他一眼就看出来,白芝麻脑袋上的三寸红已经好多年没薅了。雪玉狐脑门上的红毛若是自己薅掉会对先祖不敬,这群可怜的狐狸每次到了换毛季都痛不欲生的挠头皮,直到温衡帮他们解决了麻烦。

   温衡眼疾手快或者说是本能发作,他站起来走到白芝麻面前。白芝麻感觉到到脑门上有什么被扯下来了,然后他嚎了一身通体舒畅的躺下了。他这么一倒倒是吓了萌萌一跳,萌萌忙不迭的跑到白芝麻面前用尖利的獠牙拱白芝麻:“军师,军师你怎么了?”

   白芝麻舒服的白眼儿都翻出来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松了一口大气:“啊……舒坦……”温衡竖起大拇指:“薅毛,我是专业的。”白芝麻给了温衡一个肯定的眼神:“我的族人们真聪明,竟然能找到你这么厉害的恩公。”整个狐舒服的都快飞升了,白芝麻已经好几千年没这么舒坦过了。要知道他没有脱发的烦恼,每次换毛的时候,三寸红依然稳稳的长着,头皮都快挠出血了却还是没用啊!

   白芝麻和萌萌化作人形挤在了桌子旁边,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旁听,他们也算听出门道来了。眼前的人虽然是执界派的修士,可是他们还是温衡的朋友和徒孙们,一句话,这群人是自己人啊。

   找到组织的几人聊了一会儿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他们现在还在执界派的地盘上,这可怎么办?能不能从这里顺利逃出去?

   众人的目光看向了温衡,温衡一愣:“哎?看我干吗?”废话不看他看谁?李行云王芊凝还有剩下的两个徒孙哪个不听温衡的话?白芝麻和萌萌人少势弱,他们的生死还掌握在李行云手中,要是李行云不想帮他们,他们两立刻就变成死猪和死狐狸了。

   温衡想了想:“散修盟离这里远吗?”他带着太多的人了,要是在这里一旦被发现,后果很严重。周围的修士都是仙人,就算都是地仙,战斗力都惊人,何况里面还有仙君?

   白芝麻说道:“过了山谷就能看到我们的一个临时营地,离这里大概有五百多里地。”五百多里,对仙人而言,御剑也就是几炷香的功夫,可是能不能离开执界派的营区,这是个大问题。

   王芊凝沉吟道:“不如试试傀儡术?猫将军白天困顿,没办法清醒,用精湛的傀儡术代替我们留在这里,我们遁地而走,可行不?”只是这么一来,李行云怎么办?王芊凝求救的看着温衡,她相信温衡,逆境中,温衡总能想到办法。

   温衡想了想:“我们过来的时候有个山谷,山谷中有萌萌和芝麻挖出来的洞,我在洞里面做过记号,我可以把大家都送过去。”温衡觉得他的根系真的是作弊利器,说干就干,他的根系卷住了王芊凝他们的腰,只见一阵灵光闪过,王芊凝和李行云的身形就消失了。

   接下来消失的是萌萌和芝麻的身形,就在温衡刚卷着孔言修和张枫眠的时候,静室的门被打开了。来者竟然是詹明远和刘少卿!

   两人觉得李行云过来的时间太长了,怕情况有变就过来看看,结果一过来就看到温衡卷着孔言修和张枫眠!

   温衡灵气一涨,两个挣扎的徒孙就被他送走了。温衡笑着拱拱手:“好巧啊两位道友,还记得我吗?”詹明远和刘少卿对视一眼,怎会不记得,九霄界的时候,这人带着他们去收服灵火,说句不好听的,温衡还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詹明远和刘少卿拔剑:“温道友怎会在此处?”温衡笑道:“此事说来话长。”詹明远手中的灵剑上雕刻的龙仿佛活了一样,只见龙身上灵光流动,整条龙张牙舞爪的冲着温衡而去:“不着急,我们慢慢说!”

   温衡本来想跑来着,可是他发现他动弹不得了!周身的灵气也无法流转了,詹明远的剑上一定有古怪,说不定有什么东西能克制温衡。

   刘少卿上前将温衡和他的讨饭棍分开,温衡很想对刘少卿说让他注意一点安全,要是讨饭棍倒了压在他腿上,他肯定会半身不遂。刘少卿说道:“我见识过你有多厉害,你的法器不能留在你身边。你放心,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我会好好的帮你保存。”

   那还真是多谢了啊,温衡哭笑不得。他现在僵硬的像是石头,竟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98

   温衡被五花大绑的吊在了铁索上,还好詹明远他们没把他倒吊着,不然他该多憋屈啊。詹明远伸手在温衡的喉咙上点了一下:“说吧,你怎么会到九浩界来?”

   温衡老实的说道:“我从九霄界到九坤界,再从九坤界上来的。”刘少卿说道:“你上升速度倒是快,其他人就算花上千年也不见得能上来一界,你竟然一下跨了两界。你上来多久了?”

   温衡想了想:“昨天晚上飞升的。”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他要是昨晚飞升的,今天就能帮着散修盟了?温衡诚恳的看着刘少卿:“刘道友,你看我真诚的眼神,我真的没说假话。”

   刘少卿看都没看他一眼,他对詹明远说道:“这人在这里,有点麻烦。”詹明远也头痛不已:“确实麻烦,不如禀报风神大人吧,让风神大人定夺。”

   刘少卿缓缓的点头:“就这么办吧。”他们在下界也听说过温衡的一些事,在他们和温衡相见之前,他们听说了一些有趣的传言。据说九霄界水神请下三界的执界仙君做客,在酒楼中遇到了一个乌鸦嘴的店小二。

   店小二语言水神洞府会被烧,预言战神会被绿,预言风神一家会被杀。当时他们只当是笑谈,还暗地里说这个店小二疯了,却没想到店小二的话先后应验了!

   现在看到温衡出现在九浩界,刘少卿甚至觉得这些事都是温衡做的。他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温衡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捆着去了执界派的总营帐,执界派的总部在九浩界最大的城市九浩城外,崇山峻岭中到处都是黑压压的营帐。神识不扫都知道这里有多可怕,温衡觉得风神这边的兵力比起下界的战神又强了数倍。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现在是特殊时期,风神将自己的全部力量都集中起来了。

   风神的府邸在最高的山的山峰上,远远一看就能看到白色的行宫。詹明远他们带着温衡飞到行宫前,刘少卿进了行宫。温衡和詹明远大眼瞪小眼,詹明远说道:“风神大人最近心情不好,你进去之后最好不要说有的没的,相信我。”

   可温衡并没能第一时间就见到风神,他被关了起来。关押他的地方就在行宫附近的一处山洞中,山洞幽深,里面关押着不少捉来的战俘。温衡过去的时候,这群被关押起来的人连眼神都不给温衡。结果当温衡被推着走向最里面的牢笼的时候,这群人才懒懒的投来了神识。

   这是一座特殊的牢笼,从柱子到墙壁都是暗红色的,看起来像詹明远剑身的颜色。看到这间与众不同的牢笼,温衡就不想进去,他说道:“能不能给我换个牢房?或者把我倒吊起来。我保证不跑。”詹明远说道:“你的保证就像你的人品一样没什么信誉。进去吧,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牢笼。”

   说着温衡就被推到了牢笼中,一进去之后他顿时就觉得不太对了。他全身乏力,就像有几座大山重重的压在了他的身上,他动都不想动,他的皮肤碰到墙面就会传来针刺一般的痛苦,想要抓着栏杆的温衡直接松开了手,这滋味比雷劈还要难受。

   詹明远站在门外对他说:“这是断界石打造的牢笼,被关在这里,就算你有仙尊实力也别想出去。”温衡弱弱的问道:“断界石……是什么?”没听说过啊,这是什么灵石?

   詹明远说道:“上界各个小世界之间相连的地方,就会出现断界石。”能用来割开两个世界的灵石,听听这个名字就知道多厉害了。

   温衡闭上了眼睛,他觉得他有点昏昏沉沉的。昏沉中,他想起了一件事,那时候还在下界,昆山王家被异界残魂袭击了,他当时去王家拯救王芊凝他们,那时候伸出树根的时候就碰到了红色的细细的晶石,树根碰上去之后,就被腐蚀了。温衡当时没想那么多,后来想到这茬的时候,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那种红色晶石了。

   那种红色的晶石和断界石很像啊,只不过当时他接触到的少,颜色看起来淡了些。如果当时能够收集到足够多的晶石的话,融合起来应该就是眼前这间牢笼的颜色了。

   温衡的后背被断界石刺激的疼痛难忍,他翻了个身侧躺着。难受,这种滋味太难受了。他将九霄界拖下混沌海全身脱力的时候都没有这么难受过。困在断界石中的温衡觉得自己成了娇弱的小姑娘,神识放不出,话也不想说。睁开眼,视线还在天旋地转,侧身没一会儿,温衡觉得断界石的力量透过他的衣服刺激着他的胳膊,他整条胳膊都麻木了!

   好可怕的断界石!

   站在门外的刘少卿皱眉道:“断界石是上界最结实的石头,在里面的人肯定逃不出去。不过他们也没像你这样难受。”刘少卿这么说不是没有道理的,他眼看着温衡的面色变得青白,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滚落,看起来很痛苦。

   詹明远低声问道:“要不把他放出来吧,要不人死了就麻烦了。”刘少卿道:“他神出鬼没,万一放出来跑了,我们去哪里找他?”詹明远想想也就不说话了,两人站在牢笼前看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温衡倒在了牢笼中,他觉得自己像被人扼住了咽喉,呼吸都变得困难了。他眼前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空白,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恍惚中,他听到了谁在呼唤他的名字:“温衡?师尊?”

   有人在让他坚持住,有人让他不要睡过去,温衡睁开双眼,汗滴顺着他的脸颊一滴滴的落在地上。温衡的汗滴蒸腾出一阵白色的烟,明明手感冰凉的断界石却能像灼热的铁板一样将他的汗水蒸发掉。这种石头太可怕了。

   温衡踉跄着站起来,他不能倒在地上,他必须减少和断界石的接触面积。他有预感,断界石对别人的影响不大,对他的影响会很大。

   混沌的脑海中想起了莲无殇的声音,莲无殇对温衡说道:“你去上界,上界的道木自然是不允许你出现的。上界一定会有很多克制你的灵宝出现,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你要冷静一些。想想,我与你在一起,徒儿们和朋友们也都在你身边。”

   温衡觉得自己的力气飞快的从脚下流失,他掏了掏袖管,才发现他之前将储物袋中的东西都收到了识海中。现在他全身灵气流转受阻,别说掏储物袋了,能自由呼吸都很困难。结果他摸了摸袖管,还真让他摸到了什么东西。

   他艰难的拖了出来,才发现这是他懒得叠被子随手揉在袖管中的一床小鸡被套的大棉被。温衡抖抖索索的展开棉被将自己包裹起来,他明明在不停的出汗,却觉得身体冷的像是冰。

   当身体被裹在棉被中,棉被中的符篆就自动起作用了。温衡觉得周身的刺痛正在慢慢的减轻,被人扼住喉咙的感觉也慢慢的好转了,一阵阵的温暖从棉被上面传来,周身的灵气虽然还不太顺畅,却比先前好多了。

   断界石,是他飞升到上界之后第一件讨厌的东西,等他出去,他要将断界石牢笼砸碎。对,他还要将詹明远那个能定住他身形的佩剑给掰断。因为伤痛而小心眼的温衡已经在心里盘算着了……

   有了金乌毛做阻隔,温衡舒服多了。他裹在棉被中坐了一会儿,发现还是躺着舒服之后,他就熟练的躺下了。摸出小鸡枕头,他还睡了个不错的觉。

   断界石给他感官的刺激已经减少很多,可是他心里还是不舒服,种种负面情绪翻涌上来。他很委屈,很难受。温衡躲在被子中安慰自己:“怎么跟个姑娘似的,这一定是断界石的问题。出去之后一定要搞清楚这是什么。”

   这种感觉太痛苦了,温衡觉得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坐牢是什么滋味。他感受了一把如坐针毡……不,滚钉板的滋味,他正在怀疑人生。他竟然觉得自己是一条鼻涕虫不该活在世界上,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温衡觉得自己脑子不太聪明,在土中埋了那么多年,他觉得他的脑浆早就干涸了。而现在……他竟然能想到这么多负面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脑浆正在飞速的生长?他晃晃脑袋听到了脑海中回荡着大海的声音。

   温衡不知道自己在牢笼中躺了多久,可能是几个时辰,也可能是几天,也有可能是几十年几百年,他觉得自己的时间变得有点错乱了。

   他睡睡醒醒,混混沌沌的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这时候刘少卿和詹明远又回来了:“风神大人回来了,叫你过去。”温衡恍惚的站起来:“哦……”詹明远低声问刘少卿:“怎么成这样了?没事吧?”刘少卿也唬了一跳,温衡脸色青白走路摇摇晃晃,身上裹着一床大棉被,目光呆滞表情僵硬。

   温衡走出牢门之后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问道:“我被关了多久?有十年吗?”詹明远一愣:“想什么呢?还想关十年?你知道断界石牢笼有多精贵吗?你有幸被关了一个时辰。”

   温衡哼哼了两声:“一个时辰?”真是谢谢啊,他觉得自己都快被关出忧郁症来了。断界石,真可怕!以后看到要绕着走。

   温衡在前面晃荡,詹明远也不忍心继续定着他了。温衡一步三摇跟大病初愈的人一样,裹在他身上的小鸡棉被上面一只只嫩黄色的小鸡崽子在阳光下暖萌萌,却驱散不了温衡周身散发出来的寒意。

   99

   再一次见到风神,温衡和风神两个互相看了一眼,双方都在对方的眼神中读到了同样的讯息:你怎么成这样了?

   风神双眼血红,和幽冥界那些恶鬼没什么两样。而温衡呢,面色青白,就差变成旱魃了。风神一瞬不瞬的盯着温衡看,温衡把棉被收起来,找了风神下首的椅子坐下。全程不需要招呼,他做的自然又流畅,就像在自己家一样。

   槽点太多,一时之间风神和詹明远他们都愣住了,最终风神摆摆手对詹明远和刘少卿说道:“先下去吧,我和他单独聊聊。”詹明远他们看了看这两人,然后默默的退了出去。

   风神盯着温衡看了许久,温衡倒出一杯茶喝了起来,先润润喉,刚刚出了太多汗,感觉自己都干瘪了。看到风神看着自己,温衡给风神倒了一杯茶。风神不动声色的端起茶喝了起来,双眼却一直盯着温衡看。

   喝了茶,灵气转了好几圈,温衡又变成了那个皮肤白净温和俊秀的青年。风神终于开口问了第一句话:“你怎么了?”温衡道:“刚被关起来了,断界石的牢笼,不舒服。”

   风神点点头:“原来如此。”他曾经将几个神棍关到断界石牢笼中,他们都毫发无伤,据说越能窥探天道的人,断界石对他们的伤害越大,看来温衡真有几把刷子。

   风神道:“你说对了,我全家都没了。十三口人,只剩了我一个,道侣,儿女……一个不剩。我需要你帮我找出谁是幕后主谋。”温衡沉吟片刻:“我试试。”

   风神的府邸以前在九浩城,出事之后他才转移到军营中来。风神在前面御风,温衡跟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军营。詹明远问道:“他们两个去哪里了?要跟着去看看吧?”刘少卿淡定的说道:“不该问的别问。”

   没多久,他们就到了九浩城,九浩城笼罩在一个巨大的结界中,九浩城外有几个山头变成了焦土,看来不久前有修士袭击了这里。不过一眼看下去,九浩城里面的建筑完好,并没有过多的战争的痕迹。

   风神以前的府邸在城中一片地势较高的地方,那是一个庄园,从上往下便能看到成片的灵植生机盎然。风神落在了府邸的大门前,温衡很快也落下了。

   风神说道:“府邸中有结界守护,若是想从上空入侵,阵法会启动,就算是仙君都会被阵法所伤。灾难发生的时候,结界和阵法都没有启动,也没有被破坏的痕迹。”温衡细心的听着,他一言不发,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办法安抚风神破碎的心。

   风神的呼吸变得沉重,他的脚步犹如千斤重走向了那扇紧闭的朱红色大门。他手中一用力,大门应声而开发出了沉闷的声响。风声道:“我的家人十三人,府邸中的侍卫管家……有三百五十四人,无一幸免,全部被震破紫府。”

   风神说道:“城中最好的医者来看过,可是各执一词谁都没法说服谁,有人说是大能发难一击绝杀。有人说是妖修手段能杀人于千里之外……”

   风神红着双眼看向温衡:“我知道你能窥探天机,你能算到今天这一切,就知道凶手是谁。求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温衡没说话,他冷静的向前走去。他走过迂回的雕花长廊,眼前出现了来往侍卫和侍女。温衡眼中金光流转,他站到了长廊正前方,他看到那些人笑吟吟的互相交流着,然后他们便倒了下去,七孔流血。

   温衡抬头看了看周围,方才出现的画面像是幻影一样消失了,他没看到任何凶手的身影。他继续向前走去,走过庭院中的花丛中时,他看到了风神的家人们,他的家人其乐融融的笑着,然后和那些侍女一样毫无征兆的倒了下去。

   风神府邸,殒命三百多人,凶手却像是空气一样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暴露出来。或者当时有征兆,可时间过去了这么久,那些倒下来的人尸身都被下葬了,想要再找到一点异样,很困难。

   温衡走遍了风神府邸的每个角落,他发现,所有的人都是在瞬间倒下,前一秒他们还在欢笑,下一秒,他们就七孔流血魂飞魄散了。温衡行走的时候,风神也跟着他在走,走过他妻儿丧命的地方时,风神的眼中落下泪来。

   温衡最终停了下来,他站在了院落中。风神满眼都是期待:“怎么样?看到什么了吗?”温衡摇摇头:“我……眼拙,看不出来,我只知道他们毫无征兆就倒下来了。”倒下来的时候,院落中一点异样都没有,若是有阵法反噬之类的,最起码会有诸如狂风阵阵啊,电闪雷鸣之类的情况。可是没有,什么征兆都没有。

   风神眼中的期待落空,他面无表情的问温衡:“你当时,如何能算到我家的情况。你当时还在九霄界,我的府邸在九坤城。”温衡实话实说:“我能看到人的过去和未来。”

   风神听了之后嘲讽的笑了笑:“那你算过自己的未来吗?”温衡摇头:“我自己的未来从来都算不准。”风神眼神变得冰冷:“那我来给你定个结局如何?”

   温衡心中警铃大作,他猛地向后一退,风神的扇子带着一条瑰丽的青色灵光从他胸前划过。温衡大吃一惊:“风神大人,为何突然出手?!”风神不管不听只管攻向温衡:“既然没办法看到我家人因何而死,还和散修盟的人混在一起,那就该死。”

   温衡连连后退:“大人,你这是迁怒,你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散修盟的人干的就在开战。你这样做只会生灵涂炭!”风神嗤笑了一下:“我连希望都没了,我管他们的死活干嘛?”

   温衡本来不想动手,一来他身体还有些虚,二来真和风神打起来,那他有理都说不清了。温衡能想到的一点就是逃,詹明远不在,没人能定住他的身形,他现在就能跑!

   可是他的讨饭棍还在执界派的军营中,他必须要先回去取了他的讨饭棍再说。温衡打定主意便想夺路而逃,可风神速度也不慢,两道灵光一黑一青从风神的府邸冲了出来。

   温衡在九浩城像没头苍蝇一样乱窜,他不太擅长解除阵法啊结界之类的,九浩城的结界困住了他,想要冲破结界很困难。风神跟个疯狗一样紧追不舍,温衡自认为速度不慢,可是却论如何都没办法甩开风神太长距离!眼看风神离他越来越近,温衡再一次伸出手想要召唤他的讨饭棍,可一般情况下,他被困在阵法中的时候就很难和讨饭棍有感应。

   他试了一下,发现没有效果!

   温衡转过了几条街,在路过一间店铺的时候,他突然被人拽到了店中去了。温衡:!!!

   就在温衡纳闷不已不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的时候,一件斗篷从头到脚突然落下,温衡全身都被笼罩在了披风下。披风隐去了温衡的身形,温衡眼睁睁的看着风神从门前窜过去,过了一会儿时候风神气急败坏的又回来了,风神身后,听到消息而来的詹明远和刘少卿他们也跟着来了。

   詹明远怒道:“就知道那孙子溜得快,下次看到他,非要打断他的腿!”风神道:“他离不开九浩城,只敢在城中躲躲藏藏,搜城!”

   温衡觉得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起来了,哎哟,刺激。这都多少年不当逃犯了啊,没想到飞升到九浩城还能当一回逃犯,全城戒严就为了捉他一个!

   这时候温衡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人点了一下:“向后走。”温衡转身向着这家店的里面走去,绕过柜台走到后门时,他看见风神带着詹明远他们走到了这家店中:“方才就是在这附近消失的,好好找。”

   温衡加快脚步转过后门,便看到了一个朴实的院子,院子中放着不少水缸,水缸中放着五颜六色的颜料,还有不少染上了色的不料被阵法挂在空中晾晒。温衡这才发现,原来这里是一家制衣店。

   “前面有个水缸,里面是清水,跳进去。”说话的人声音温润语调和缓,听着就非常可靠。温衡拱拱手:“多谢。”

   说着温衡噗通一声跳到了缸中,清凉的水像是活过来一般缠绕住他的四肢,温衡放松了身体任由水流控制着他的身体。他抬起头来看向上方,他能看到一个明晃晃的圆,这里应该就是他跳下来的水缸孔了。小小的水缸中别有乾坤,温衡觉得他像进入了池塘……不,他进入了湖泊!

   水流控制着温衡的身躯向着前方而去,没几息头顶的水缸就消失了。周围的水青黑色,温衡却觉得很安心。他应该是被哪个大能救了,他看向周围,只看到一段长着鳞片的金色身躯在眼前一闪。

   温衡一愣,莫非是龙族!过了一会儿温衡又是一愣……长着翅膀的龙??眼前的金龙和他在下界看到的龙不一样,他竟然长着一对华丽的大翅膀!温衡只听说过蛇化成蛟龙会在脑袋上长出角,长翅膀的龙是什么?

   他应该好好的翻翻白泽给的书,他发誓,出去之后绝对不用白泽书催眠。

   金龙身躯庞大,他在水中游动的时候就像是一条华丽的锦缎,没有词语能形容他流畅的曲线和华美的身段。就算是温衡这种傻子都看直了眼睛,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龙,看看,还长翅膀来!

   没多久,周围的水光散开,金龙化作了黑袍人拉着温衡飞了起来。温衡定睛一看,他们已经离九浩城很远了,他们在一片深山中,旁边有个小小的湖泊,方才他们便是从这个湖泊中出来的。说来也怪,两个人从湖泊中飞出来,湖泊的水面竟然一点波浪都没有。黑袍人将温衡放在了岸边,温衡拱拱手:“感谢道友出手相助,敢问道友尊姓大名?”

   黑袍人掀开了斗篷,露出了一张令人惊艳的脸,他一头金发像是黄金一样在阳光下熠熠发光,他不怒而威,唇角挂着似有似无的微笑,他对着温衡回礼:“温道友客气了,在下名为太史谏之。是散修盟的盟主。”

   温衡:……太……啥……贱之?

   作者有话要说:中国文字博大精深,昨天我说为了庆祝五十章以及老温和朋友们见面,接过大家竟然觉得我会加更五十章。【抠鼻孔】到底是什么给了大家这种错觉?我是这么勤劳的人吗?哼,你们以为我还有存稿吗?我每天都在裸奔!【这没什么可骄傲的】

   温衡:今天和大家见面,他们都皆大欢喜,可是我为什么会被关在牢房里面去了!!【掀桌子】

   蠢作者: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不能让你太嘚瑟,要让你知道,你不是万能的。【递储物袋】去,发红包去。

   温衡接过储物袋:算了,看在我今天喜提小伙伴和过去的臣子份上,放过你了。来,留言的到我这里来领红包。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