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89、第八十九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214

   是的,这只圆滚滚正在哭的鸡崽子是温衡的小弟子, 名为云清。温衡飞升的时候, 云清还是个少年,修为不足以让他和大家一起飞升, 因此他被迫留在了玄天宗接受宗门大小事物。那么他怎么会到了这里?而且还变小了不能说话了呢?

   此时说来话长,还是等温衡将来和云清见面的时候再问吧。

   云清伸着翅膀看着山洞外黑洞洞的夜色,他另一只翅膀扬了一下, 洞口就被结界给封住了。他爬起来蹲在温衡身体两边, 像一只孵蛋的母鸡一样小心翼翼又满心煎熬。

   “啾啾啾。”云清低头在温衡的脸上蹭着。温衡面上的冰霜渐渐褪去,面色发白, 呼吸渐渐平稳下来了。云清不敢松懈, 他将自己的灵气均匀的传给温衡, 双眼更是不敢离开温衡的脸。就怕一个错眼他师尊就断气了。

   温衡遭受重创失血过多,看着这个架势最少要躺个十天半个月。云清低头从自己的储物袋中扒拉扒拉,他扒拉出一颗拳头那么大的玉石一样的果子。他啄开果子的表皮,露出了柔嫩的果肉。他运起灵气将果肉中的汁水都压榨出来, 然后喂给温衡服了下去。

   温衡喝了汁水之后猛地喘了一大口气, 眉头舒展开来了。云清啾啾了两声,然后又取出一个果子喂温衡吃了下去。他挪了一下身子,神识扫了扫师尊的伤口, 可喜可贺,伤口恢复了,只留下一条粉色的伤痕。

   洞内都是冰灵石,按道理说会非常的寒冷, 普通人进入其中不出一个时辰就会被冻成冰雕。但是在大棉被和云清的双重温暖下,温衡身上的冰霜渐渐化开,手脚也开始温暖了起来。

   云清趴在温衡的胸膛上听了一会儿,听到温衡的心跳恢复了正常,整个人也脱离了危险。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啾啾啾的蹭着温衡的脸,然后从温衡身上爬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翻温衡的储物袋。

   他对温衡的储物袋太熟悉了,因为这就是他给温衡准备的飞升大礼包。不过礼包中多出了很多东西,比如……长着十八条长腿的章鱼!云清盯着那十八条巨大的腿双眼放光的看了一会儿,嘴角依稀流出了口水,他吸溜了一下口水,淡定的略过章鱼。

   他要找的是能让师尊保持温暖的东西,比如大棉被。可是他掏了掏,棉被少了好几条,倒是多出来不少香烛。

   云清面对着一片红红白白的蜡烛,看到这蜡烛,他眼眶就湿了。师尊师兄他们飞升了,就留他一个人在下界,他想师尊的时候,就会去看看师尊和师母还有师兄们的画像。后来每天掏来掏去太麻烦,他就在小白峰的梧桐树下搞了个供桌,上面放着师尊师母他们的画像。

   对,没错,就是那种供奉先祖的供桌。云清想他们的时候,就会过去对着供桌说说话,他做好饭菜之后就会在上面放上一份。可以想象一下,长条的供桌靠着金梧木,金梧木上挂着一溜的人画像,前面放着做好的菜菜……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云清听沧浪云海上新出来的九霄界的人说,上界通讯靠烧香。他就在供桌上点了香烛,每天都对着香烛诉说他的思念之情。

   为此云白已经揍过他好几次了,可是没啥用。不知道的人到了小白峰,还以为玄天宗的几个长老都嗝屁了呢,这把架势哪里像是飞升了?

   云清看到蜡烛就想到了他在下界每日必做的事情——点香。看着躺在被窝中奄奄一息,呸,正在疗养的师尊,云清翅膀一撮,手里拿着的两根香烛上就冒出了火光。

   点燃了香烛之后,云清才发现不对劲,他拿的香烛好像不一样长,算了,这个时候就不要讲究了。云清珍重的将香烛插在温衡被子旁边的冰灵石上,这家伙力气可大了,用爪子轻轻戳一下,地上就会出现一个洞洞。

   云清对着香烛啾啾啾的开始许愿了:道祖保佑,保佑我师尊早日恢复。保佑我师兄师姐身体健康胃口棒棒。保佑我云白在玄天宗好好的。保佑我顺顺利利找到各种好吃的……啊,不,重点还是要保佑我师尊能好起来,其他的愿望我暂时都可以不要。

   云清因为修为不够,又出了意外被人掳到了仙界,以他的修为,还远远没到飞升那步。因此他身体变小,话也说不出来了。看着香烛,看着香烛后面躺着的师尊,云清突然就脆弱了,他抽抽鼻涕。

   整个效果是什么样的呢?温衡躺着盖着厚被子脸色青白,他身前燃着香烛,香烛后面一只鸡正在蹲着啾啾啾的边哭边话痨。看起来温衡就像死了一般,而云清正在哭丧。嗯,就是这样的效果。

   云清哭了一会儿之后觉得自己矫情了,他本来不是爱哭的人。只是突然到了上界,人生地不熟的。在四灵境的这段时间,他很努力的在生活了。面对狂暴的比他大数百倍的妖兽,他没有害怕。面对四灵境变化莫测的天气和环境,他没有害怕。

   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师尊,本来以为找到了组织遇到了亲人,正好发泄一下心头的惶恐。哪知道正好看到师尊遇害,他怕了。他怕师尊在他的眼皮底下断气了!本来想撒娇的云清也撒不了娇了,心理又急又怕。

   温衡躺在那里的时候,云清吓得身体直哆嗦。虽然眼泪不停的在掉,可是那都是无意识的泪。等温衡身体好些了,状态恢复些了,云清这时候开始后怕了。他啾啾啾的哭了一会儿,他对天发誓,就哭了一会儿,这才觉得舒坦了。

   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云清看看自己身上的绒毛,他还是个崽崽哪,当然可以哭!

   哭完的云清屁股一转不再管燃烧的香烛,他要继续翻师尊的储物袋。

   他从储物袋中拖出了另外两条棉被,厚厚的盖在温衡身上和垫在他身下,看起来温衡就像是藕夹一样。不过这个藕夹是外头卖的那种,厚厚的藕片夹着少少的肉,不像他自己做的,薄薄的藕片里面夹着厚厚的肉。

   哼,外头的东西就是心黑,一点都不划算。还是自己做的实惠!云清翻了一个蜜果子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啾啾的小声吐槽着。

   看了看师尊的储物袋中的存活,云清松了一口气,师尊储物袋中的东西很充足。就算他在这里躺上十几年,也不会饿死。云清满足的合上了温衡的储物袋,他将储物袋放回温衡的袖中。这时候,他看到了断成了两截的棍棍。

   云清惆怅的啾啾了两声,棍棍断掉了。师尊的棍棍打人可疼了,云清小时候一直致力于丢掉棍棍。可是后来他发现,棍棍还是很好的,现在棍棍断了,师尊以后走路会不会摔跟头?云清偏过脑袋伸出一只爪子挠挠头顶上的呆毛,这可怎么办?他不是很擅长修补。不过……试试吧!

   他将断裂的棍棍按照以前的样子拼凑起来,棍棍断裂的还挺规整,截面很平整,幸亏不是那种炸炸的断裂面。云清翻了翻自己的储物袋,他掏出了一堆神奇的东西,钉子榔头甚至还有两片铁片。他曾经跟着六师兄葛纯风呆过一段时间,见过师兄修东西的样子,他觉得他可以试试学着他的六师兄的样子帮老温把棍棍修好。

   云清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两只翅膀尖尖运起灵气摁着两截棍棍,三只脚一只拿榔头,一只拿玄铁钉,还有一只捏着一枚贴片。这个时候云清就无比感激他有三只爪子,真幸运啊,要是少一只爪子,就不好操作了!

   说真的,难度系数有点大,不过万事总要尝试。云清小心的将铁片摁在两根棍棍的断裂面附近,他在铁片上小心翼翼的放上了玄铁钉。然后一只脚猛地用力抡着榔头砸向玄铁钉,只听惨烈的一声啾声响起,玄铁钉崩走了,铁片滚在地上了。

   云清一榔头把自己的脚给砸了,都砸破皮了,血都淌出来落到讨饭棍上面了。棍棍躺在地上纹丝不动,云清疼的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一双眼睛都成了煎荷包蛋的样子。他两只翅膀抱着受伤的脚,在地上像个球一样滚来滚去。

   云清挂着泪,小心的给自己的脚上药。虽然这点伤没什么大不了,他也不是娇气的人,可是还是疼啊!这是自己砸的,要是别人砸的,他能和他拼了!

   这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落在讨饭棍上的云清的血不见了,棍棍断裂的部分延伸出黑色的纹路。棍棍断裂的部分上下慢慢融合,最后变得光滑圆润,一点伤疤都没留下。上面的两片小叶子也叮的一下伸直了。已经冻成灰黑色的叶片慢慢的变成了油亮的嫩绿色,小叶片啪啪啪的拍着。

   云清听到响动后猛地扭转了头,只见两片小叶子正对着云清歪歪扭扭的比划了一个心形。见云清看过来,它拍的更欢了。

   云清惊喜的啾了一声,他蹒跚着走过去用没受伤的爪子握住了讨饭棍,然后在小叶子上蹭了几下。若是有人能听懂云清在说什么,就会发现云清现在正重复说着太好了三个字。

   道木会腐朽,当它承载了太多不该承载的东西,就会像上界的道木一样慢慢的腐烂,流出恶水。但是道木,是不怕雷劈刀斧砍的。在下界的时候温衡晋级,无数次用道木来挡劫,最惨的一次道木的树枝都断光了只剩劈得七零八落的主干,可雷劫过后,道木长出了更多的叶片。

   开天斧确实能砍断道木的枝条,可是一棵树被砍断了一根树枝,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它会长出更多的树枝。

   段不语做梦都没想到,他辛苦从仙帝那边求来的一道开天斧的气息,非但没能砍断温衡的道木枝条,还让道木无意间得了好处。恢复过来的道木树枝油亮又健康,两片叶子拍的啪啪作响。哪里看得出之前半死不活倒在地上的模样了?

   其实温衡也没事,捅在他丹田上的一把断界石制作的匕首确实让他失血过多晕厥过去,但是别忘了,温衡本来就是只旱魃。而旱魃,是死人,已经死了好多年的那种。所以他是不会死的。

   虽说不会死,疼是真的疼,老温遭受重创也是真的。不然他不会躺在被窝里面那么脆弱。可怜的老温面色刷白,吃了两个七宝灵果还没醒过来。

   云清叼着讨饭棍走到温衡身边,他一只爪子掀开温衡的被窝,将讨饭棍放在温衡手边。讨饭棍上面的小叶片拍着,云清却给它盖上了被子。

   圆滚滚的云清温柔的看着温衡唠叨了几句,然后,他眼中的温柔散去露出了愤怒。他身上猛然爆出了一丈高的火焰:“啾啾啾啾!!”说着,他的储物袋中猛然飞出了两把闪着幽蓝色光芒的小菜刀,仔细一看,菜刀上还印着两只梅花形状的小爪印。

   云清气愤的转身走向洞口,洞口处,黑夜已经过去,温柔的朝阳将第一缕光芒送了进来。笼罩在阳光下的云清张开短戳戳的翅膀,身边飞着两把菜刀,他长长的啾了一声拍着翅膀就飞出了山洞。他要去给温衡报仇雪恨去!敢暗害他的师尊,鬼神难容!

   215

   几日后徐泰他们再一次汇合了,这一次他们在四灵境的中间位置汇合,就在之前他们发现的大片的灵米地附近。徐泰闷声闷气:“见鬼了,什么都没看到。”楚云潇也说道:“我追杀了半日,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横横,你这边呢?有什么发现?”

   水波横道:“我也没发现问题,那妖兽好像一下就失去了踪迹。”楚云潇道:“马上就要被传送出四灵境了,下次进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说不定我们下次来,那妖兽已经成为四灵境一霸了。”

   徐泰问段不语:“老段,你有没有什么发现?”段不语冷声道:“无。”

   他这几天在玄武境找了不少妖兽的茬,可是没有一只是他们要寻找的。若不是快要出去了时间不够,段不语还准备继续查探下去。

   这时候,树林间突然之间飞出了数千只鸟。徐泰他们神识放了出去:“怎么回事?”只见山林中的妖兽狂乱的奔跑起来,就冲着四人的方向。段不语哼了一声:“一群畜生,竟敢造次。”

   说话间,山林间的野猪野马猛地冲了出来,几个修士飞身到空中,躲开了一大波的攻击。这时候段不语猛然感觉到身后传来了强大的杀气,他眼神一凝:“来了!”

   这时两道幽蓝色的灵光飞了出来,像是剑光,又像是法宝。两道灵光一出,树林间树木折断,地动山摇了起来。段不语沉声道:“好杀气!”楚云潇道:“难怪之前找不到这妖兽,竟然能将灵气收放自如到这种地步。”水波横道:“很强大。”

   徐泰嘿嘿的上前:“来吧!让我徐大爷领教你的高招!”说着他迎着两朵灵光欺身而上,灵光却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灵活的绕过了徐泰,直奔段不语而去。段不语哼了一声:“好剑气!”

   就在灵光快要攻击到段不语的时候,徐泰身形猛然变大直奔山林而去:“让爷我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妖兽!”楚云潇从腰间抽出了一柄灵剑挡在了段不语前:“没看出来,四灵境中的这只妖兽竟然还会剑术。”

   结果等灵光和他的灵剑相交发出令人心魂都震颤的嗡鸣声时,他愣了一下:“……菜?菜刀?”那边,水波横也挡下了另一把菜刀的攻击,水波横的菟丝子长鞭被菜刀砍下无数条。就这样,两人都没能制住两把菜刀。

   菜刀一见苗头不对转身都向着密林而去,三个仙尊神识都追不上两把刀。这时候密林中传来了徐泰的一声虎啸,那声咆哮声音巨大,当场方圆百里的动物就有不少一头栽倒晕死过去。

   水波横双耳淌下血痕:“徐泰竟然用上了虎啸,这到底是什么妖兽?”

   再说徐泰那边,一进密林,他什么灵气都感知不到。一般而言,妖兽都会带着天然的戾气,可是他只能感觉到一点淡淡的杀意。有什么东西隐藏了身形埋伏在山林中,徐泰抽着鼻子四下嗅着。

   他只闻到了森林的气息,林中野兽众多,妨碍他寻找控制两把菜刀的妖兽露出的灵气。徐泰性格暴躁,他站在山林中直接放大招,一声咆哮之后,山林中到处都是倒下的动物。

   徐泰吼着:“你别躲躲藏藏了,我会找到你。”这时候两道幽蓝色的灵光猛地从徐泰身后飞过,速度太快又毫无杀意,徐泰竟然没察觉被吓了一跳。他看到两道灵光往前方的山林而去了,他立刻化作猛虎跟在菜刀后面追逐着。

   追过了几个山头,灵光突然消失了。徐泰一头雾水的站在森林中,他竖起耳朵听着周围的动静。树林中野物都被他震晕震死,只有风吹过树梢的声音。

   徐泰嗅嗅山间的气息,他闻到了一股太阳的味道,清清爽爽又干干净净的味道。太阳很常见,高高的挂在头顶照耀着大地,可是这是树林中,周围的动物打理得再干净,也难免沾了畜生的味道,那这股太阳的味道从哪里来的?

   徐泰凝神四顾起来,他几个跳跃就找到了味道的源泉。他在林间的一块石头上看到了一只圆滚滚金灿灿的小鸡崽子。小鸡崽子只有面盆大小,在众多的山一样大小的妖兽中,这只鸡崽子算得上娇小可爱。鸡崽子蹲坐在石头上,就像是一只球,它毛茸茸的,露出人畜无害的表情。微微一歪头,两只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徐泰萌的一脸血。

   徐泰柔声问道:“小乖乖,你有没有看到附近有一只特别厉害的妖兽呀?”小鸡崽子萌萌哒的摇头:“啾啾~”

   徐泰嘿嘿笑了:“没看到啊,那没事了。”小鸡崽子点点头:“啾啾~”

   徐泰笑着盘算着要把这只小鸡崽子给带回兽皇楼去,不过现在还是找妖兽要紧。等下回头再捉这只小鸡崽子,这也太可爱了吧!见到它,徐泰说话的声音都放软了!

   眼看徐泰就要绕过石头向更远处的密林中走去,这时候徐泰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莫非,他们苦苦寻找的妖兽并非是妖兽,而是……某种灵兽?某种罕见的却高贵的气运逆天的灵兽?它可能身形不大,却力量超群。

   而且它还有神智,能听得懂人言语。仔细一合计,不就是眼前的鸡崽子吗?徐泰的身形猛的一顿,他再次转过头,鸡崽子见势不妙挥着翅膀就要跑。徐泰在身后大吼一声:“哪里跑!”

   云清又不傻,现在被逮到,他还有活路吗?他像是一条金光从树林间飞起,他花了好几天才招到害师尊的这个人,却不料他和他的伙伴在一起。若是只有他一人,云清还有能力搏一把,可是四个打一个,云清肯定不是对手啊。

   他要赶紧回去找师尊,等师尊醒了再一起对付大坏蛋!云清头也不敢回的往玄武境的方向飞。可惜还没能飞出密林,一副金色的巨网就兜头挡住了他。三两下之间,云清就被收在了网中,他奋力挣扎着,却没法挣脱巨网。

   定睛一看,这张网竟然是段不语撒出的,段不语皱着眉看着网中惊慌失措的云清:“就是它?”徐泰化成人形赶紧走过来:“别别别,别杀它。我养着,把它给我吧。这小家伙能听懂人话,将来说不定能化形,别伤到它了。”

   段不语沉声问云清:“你要杀我?”云清挣扎了一会儿之后准备装无辜,他的大眼睛紧张的盯着段不语,现在开始他什么都装不知道。段不语看了看云清:“不知是哪个种族的,气运逆天。”

   楚云潇惊奇的看着网中停止挣扎的云清:“就这么小个个子,能对付得了那条大蛇?”段不语道:“方才两把菜刀你也看到了,你说能不能对付?”楚云潇想了想:“还真能对付。”

   云清眼神漂移,什么菜刀,他不知道,他没看到。这时候他就无比庆幸,他提前将储物袋都收到识海中去了,而且还用阵法掩盖了第三条腿。现在他就是一只萌萌哒的小鸡崽子,人畜无害,什么菜刀,他不知道。

   徐泰打着圆场:“不一定就是它,你看它这么小,也没看到菜刀在哪里……”段不语沉声道:“徐泰,你还可以再睁着眼继续说瞎话。”徐泰梗住了,好吧,神识一扫,他也看出这只鸡的不同之处了,这鸡的神魂金灿灿的,近乎白色,这种颜色若是以仙人的标准来分类,必定是仙尊以上了。

   云清小小声的啾啾了两声,可怜兮兮的。段不语对徐泰说道:“我们这次四灵境一行,什么都没找到,都是拜他所赐。你还要为他说话?”徐泰搓搓手:“它还小的嘛,再说了灵兽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天道眷顾,能找到宝贝是他的能力,也不能怪它嘛。”

   段不语恨铁不成钢,他说道:“你要保它?”徐泰连连点头:“对对对,我养它。这事别对承澜仙尊说了,行不?”往年他们来四灵境,都能找到一些宝贝,其中肯定有要上供给承澜的,今年什么都没有,承澜那边难以交代。

   不过好在十八岛靠在一起时间不长,上一次是十几年前靠在一起的,上一次上交过了,这一次也能说得过去。徐泰恳切的对段不语说:“老段,咱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这次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你看它,这么小这么可爱,将来长大了肯定很有用。到时候我借给你拉车行不行?你别杀他,他还是个孩子哪。”

   楚云潇乐呵道:“这还真是个孩子,不知道是哪个羽族的,看它的爪子像是大鹏一族,看嘴巴又像是雄鹰一族,可看这个大脸盘子,又像是猫头鹰。这小东西长得真奇特。”

   云清在装无辜中,心里早就骂街骂开了,竟然要养大它拉车?开什么玩笑!它才不拉车。他长得很可爱,师尊师姐他们都说他可爱,爹爹娘亲也说他可爱,他长得才不奇特!

   见徐泰放下身段恳求自己,段不语对云清说道:“你摘了七宝灵果,采了巨灵卵,你还挖了天上肉,这些都是你做的。虽说你遵循本能,可这都是你做下的事,就罚你在兽皇楼好好的受训,将来能长成对仙界有用的鸟。”

   徐泰乐疯了,他对着段不语连连拱手:“多谢多谢,老段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回头千万别对承澜仙尊说啊,我会好好的养着啾啾的,等到时候它听话了,我押着他去你山海阁给你赔罪!”

   徐泰隔着网想要摸摸云清的绒毛,云清啄了他几口,不过没用力。徐泰乐呵呵的:“看看,这小家伙真结实,你等着啊,到了兽皇楼,我会给你喂最好的粮食。养大你,养肥你。啊啊啊,你好可爱啊小啾。”

   云清忧愁的看着玄武境的方向,怎么办,他实力不济被人捉走了,只希望师尊能早点醒过来。都怪自己没有掂量自己的轻重就出来寻仇,他怎么就忘了呢,能放倒师尊的人,实力一定不可小觑。

   这时候四人身上散发出灵光,水波横对楚云潇说道:“时间到了。”十天的灵虚境一行到此结束了,他们要被传送回去了。楚云潇道:“等出去之后我去水月楼找你。”徐泰抱着云清恨不得隔着网亲他:“走走走,小乖乖,我们回兽皇楼。”

   段不语看向玄武境的方向,琳琅迷宫中的温衡,应该凉透了吧?

   216

   温衡没凉透,他还热乎着。不但热乎着,还在做着光怪陆离的梦,梦中弟子道侣和朋友的脸一直在眼前闪过,他的身子很重,想追他们,可是怎么都追不上。

   他梦到自己在一个看不到光亮的地方,周围是死寂一般的沉默,他想呼救却觉得喉咙口火烧火燎说不出话。想动弹,却像鬼压床一般动弹不得。他想,他可能会呆在这个地方直到腐朽。

   这时候,他耳边听到了云清的声音,是的,是云清的声音。他一下就听出来了,云清凄厉的在叫着,他很想睁开眼睛看一看,想为小弟子遮风挡雨,可是就连这一点他都做不到。

   昏昏沉沉中,他的喉咙中有甘甜的水淌过,他的身体渐渐温暖了起来。他陷入了沉睡,继续做着古怪的梦。

   等他再度醒来的时候,他听到了清崖子的声音:“散人?散人,你怎么样了?”温衡艰难的睁开双眼:“……”清崖子的脸在他的眼中由模糊渐渐清晰,看到他睁开眼,清崖子惊喜道:“散人,你醒了!”

   温衡张张口恍惚的问道:“我……这是在哪里?”清崖子道:“你在灵虚楼旁边啊。”这时候身边传来了脚步声,柳月白的声音传来:“温道友醒了吗?感觉怎么样?”

   温衡闭上眼回忆起来,他觉得思维有点混乱,眼前黑一阵花一阵。他闭上眼,就看到段不语挥着开天斧砍断了他的道木枝条,他猛地睁开眼:“棍棍!”清崖子连忙道:“棍棍好着呢,好着呢。散人你别担心。”

   清崖子扶着温衡坐起来,温衡环视了一周,他正在一个房间中。他迷茫的问道:“这里是哪里?”

   灵虚楼有四层,分别是不问不言不想不知,分别对应承澜治下四界。他记得一进灵虚楼一层,他们就要根据岛主令的指引去各个岛主所在的宗门中,这里是哪里?

   清崖子说道:“这是灵虚境旁边的竹舍,给来到灵虚境的杂役他们住的地方。”柳月白说道:“本来从灵虚境出来之后,宗门大典就算结束了,各个宗门应该回到自己的驻处去了。不过发生了一点事,大家就都留下了。”

   温衡看向清崖子:“发生什么事了?”清崖子道:“对我而言,最大的事就是看着你直挺挺的出了灵虚境,身上还盖着被子。”温衡:???被子?

   柳月白说道:“长老们被传送到了灵虚境中的一个小洞天中,在那边,他们发现了一具尸身,这具尸身是下界执道仙君风无痕的尸身。为了这事,长老他们提前出来了,现在承澜仙尊和下界的离陌仙尊都派人来处理这事了。”

   温衡皱眉:“风无痕??”清崖子道:“散人有所不知,风无痕是离陌仙尊治下的执道仙君,执道仙君能与道木沟通,很重要。现在他们正在灵虚楼前探查死因。”

   温衡疑惑道:“不是在灵虚楼里面吗?”柳月白说道:“大家都去过灵虚境了,再去灵虚楼里面反而累赘,因此他们都在灵虚楼前。”

   清崖子道:“散人你在灵虚境遭遇了什么?为什么这样出来了?”温衡笑道:“没什么,被人阴了一下。还能活着算我命大。”清崖子皱眉:“竟然有人阴你!是谁?”

   温衡笑着摆摆手:“没事,这事我能处理,不用你们担心。”段不语是承澜治下的执道仙君,若是将这个告诉他们,反而会让他们分心,不如不说,等他到了承乾界山海阁,一定要去打爆段不语的脑袋。

   柳月白笑道:“温道友的本命灵植太重了,现在还陷在灵虚楼前,好多修士都想挪动它,可是它纹丝不动。”温衡闻言想到了棍棍断裂时他胸口的剧痛,他摸摸胸口,剧痛已经缓解了。他伸出手唤了一声:“棍棍?”如果灵虚楼附近没有阵法阻隔,他应当能召唤他的讨饭棍。

   只听噗通一声,讨饭棍砸墙而进,笔直的落到了温衡怀里。它上面的两片小叶子拍出了风,一片清脆的啪啪啪声显示它现在有多高兴。温衡紧紧的抱住了讨饭棍,他的手在讨饭棍上深深的抚摸着。

   讨饭棍跟着他数千年,当他从土里爬出来的时候,手里就握着它。这么多年下来,讨饭棍上哪里有凹陷哪里有凸起,他知道的清清楚楚。长时间的触摸,讨饭棍比其他的道木枝条都要光滑,它就像是一块黑色的莹润的玉一样。

   讨饭棍被段不语用开天斧的斧气劈断了,温衡亲眼所见不会有假。可是现在的棍棍上,一道伤疤都没有,好像根本就没受过伤。温衡摸着讨饭棍,他不会觉得这是他做的一场梦,他这人虽然迷糊,可是对于重要的事,他记得很清楚。

   他和段不语的梁子就算结下了。清崖子对温衡说道:“散人,这几日你就好好的休息,若是闲着无聊,可以去灵虚楼前看看他们查探的究竟。”

   温衡问道:“对了,你说风无痕死了?那离陌仙尊派来谁调查?承澜又是派了谁来?”清崖子闻言乐了:“离陌仙尊派了两个他手下的两个仙君过来,一个叫卿如许,一个叫苏步青。至于承澜仙君派来的,是承泽界的两个岛主,散人你猜是谁?”

   温衡笑了:“这么一说,应该是我认识的人。不过人太多了,我还真不知道。”清崖子笑眯了眼睛:“就知道你不会猜到。是姬掌门和楚越楚长老。”

   温衡一下笑了起来:“真的?是他们两个?”清崖子道:“是他们,不过他们现在正在调查,得知你在这里,姬掌门和楚长老已经过来看了好几次了。您放心,他们都是偷偷来的,不会引人注意。”

   这两人,一个是神剑门的掌门姬无双,说起这个姬无双,那就有话说了。这货练绝情剑走绝情道,行动时就是一朵高岭之花啊,只可远观那种。这人道心坚定,本不该和温衡有什么牵扯。

   世上就是有这么巧的事,神剑门是邵宁从小生长的宗门。邵宁在神剑门中恩师的指点下学艺成人,然后某一天去遗迹的时候,得了木之灵。就因为这个,他的师尊起了歹念,他的宗门也起了歹念,他们想要杀了邵宁夺走他的宝贝。

   可邵宁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沾了木之灵。他只知道一夜间温柔的师尊要他性命,平时对他很好的师兄们也露出了爪牙。他迷茫困惑,其中当然也经历了种种的挣扎和纠结,为了活命,还是逃离了养大他的宗门。

   这一逃,他就成了神剑门弃徒,背上了欺师灭祖的骂名,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唾弃。哪怕他当时已经成为御灵界为数不多的出窍修士,依然没有世家弟子愿意将自己的族人送去上清宗学艺。

   邵宁成了上清宗掌门之后,神剑门更新换代。姬无双打赢了他的师兄们上位,成为了神剑门新一代的掌门。姬无双一开始对邵宁那叫一个看不顺眼,心里唾弃。可在龚定坤告诉他实情之后,姬无双在他的继位大典上当众给邵宁赔礼道歉,洗清了邵宁身上千年的污名。

   这之后,姬无双就和邵宁走的很近。说起来真奇怪,绝情剑竟然和柔情剑看对眼了。大概是这么一个情况。

   至于楚越,那就更亲切了,楚越是邵宁的二弟子,是跟着温衡和邵宁一路走来打天下的人。狗子他们要是知道楚越来了,一定乐呵呵的跑上来找楚越了。没想到这几个孩子靠的这么近,但天界一层便是一个世界,他们之间想要见面,还要加把劲。

   清崖子神秘的说道:“稍后还会有更加劲爆的消息要告诉散人,不过现在你要好好休息,这个就等姬掌门他们来说吧。”温衡笑着说道:“我也没这么脆弱,等下我同你一起去灵虚楼前看看情况。”

   没想到来的四个都是熟人,温衡觉得他被段不语阴了的心情开始晴朗起来。抱着怀里的棍棍,温衡觉得世界还是很美好的嘛!

   柳月白和清崖子说道:“散人现在要去吗?现在过去应当会看到他们四人剖开风无痕的尸身。”温衡双眼亮了,哎哟,这么劲爆的吗?解剖一只臭虫需要四个人的吗?

   不能怪温衡,温衡对风无痕的印象还停留在一只臭虫身上。他提着讨饭棍下了床,他要去围观解剖臭虫去!

   作者有话要说: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温衡:走走走 ,看解剖臭虫去,又有小伙伴出现了。开心。

   哀怨的云清清:师尊,我被人活捉了,你竟然都不知道。

   徐泰:小乖乖你怎么了?怎么今天吃这么少?是不是不合胃口?来人!给我上最好的粮!

   云清乐颠颠:我要吃最凶猛的虫虫!

   综上,什么样的师尊养什么样的徒弟,师徒两个的心,比大海还要大。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