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第五十七章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118

   看样子, 明萱太史谏之还有萧厉, 都认识。温衡不是傻子,这三人见面就掐!这证明了什么,这证明,明萱也是认识温衡的。可温衡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索性他也不想了。他取出了储物袋中的云清准备好的各种处理过的材料, 七个人吃的非常满足!

   明萱是从八层天上来的,萧厉是从幽冥界来的,只有太史谏之是从下面来的。这三人同时出现, 说他们没有聊过, 鬼信?明萱坐下之后就取下了面纱,温衡本来还想研究一下,女人带着面纱是怎么吃东西的, 结果明萱没给他这个机会。

   摘下面纱之后的明萱面容普通,可是一双眼睛却淡然睿智, 通身的气度非一般的女修能比拟的。温衡心想,这一定是个厉害的女修, 就凭她一个人能单枪匹马从八重天下来, 还能准确的找到清水湾小洞天,她都不是一般的人。

   温衡不问,他们也不说。就这样也挺好的, 不用管过去的那些恩怨是非,大家以全新的样子重新相识。萧厉和明萱的神识经常落在莲无殇身上,温衡想着, 一定是他家无殇太好看了!一眼看过去就挪不开双眼。

   突然之间,温衡的碗里多了一块兔肉,温衡看过去,只见莲无殇对他眨眨眼:“吃兔子消火。”温衡乐了,他在莲无殇碗中夹了一块藕片:“多吃点,你都瘦了。”端着碗的明萱:总觉得坐错了地方。

   萧厉一边捞着灵兽的肉片一边对温衡说道:“你不介绍一下?”温衡笑道:“这位就是我的道侣莲无殇。”张家两个剑修和太史谏之倒是没什么反应,萧厉和明萱两个吃惊的对视一眼。明萱:“我果真坐错了地方。温道友,我们换个位置。”

   一群人吃的热火朝天的,互相看对方不顺眼的也不吵吵了,吃东西的时候,身体满足心理上也很容易满足。

   吃完了之后一群人坐在泊岸上围着火堆,明萱道:“本来想着来帮人一程,却不料在这里遇到了旧友。”萧厉哼了一声:“谁和你是旧友。”明萱淡定的说道:“我没说你。”太史谏之连忙插话:“说我,说我。”

   吃饱了之后该吵的还会吵,萧厉和明萱两个很不对头。明萱也不准备继续呆了:“既然温道友已经有人帮忙了,我就不打扰了。将来温道友若是去八重天,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可以开口。”说着明萱递给温衡三支追魂香。

   温衡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萧厉幽幽的说道:“你好意思就给三根?”明萱道:“你给了几根?”萧厉道:“起码也要塞上五六十根。”温衡突然就明白了他储物袋中那些多出来的追魂香是怎么来的了。

   温衡双手接过蜡烛:“多谢明道友,给您添麻烦了。”明萱淡定的说道:“并没有,能遇到温道友,我很高兴。”她又补充了一句:“火锅很好吃。”温衡道:“火锅最适合朋友在一起享用,下次若有机会,煮火锅的时候喊你来吃饭。”

   明萱点点头:“好。”说完之后,她体态轻盈的上了来时的小舟,温衡他们站在岸上拱拱手,明萱点点头,她脚下的小舟荡开了微小的涟漪,几息之后小舟就蹿到了混沌海上。看起来像是在逃离一般。

   萧厉哼了一声:“竟然有脸来。”太史谏之道:“你少说几句吧。”

   温衡回头看了看萧厉和太史谏之:“没想到把你们两位都招来了,不过来的正好。我们遇到了麻烦。”对萧厉和太史谏之,温衡没什么需要隐藏的,他道:“九州界的帝幽想要除了我,我不知道我和他有什么过节。”

   萧厉道:“看不顺眼不需要理由。”说着萧厉站起来走向小舟,温衡疑惑道:“咦,萧厉你去哪里?”萧厉扭头,俊秀的少年脸上露出了邪魅的笑容:“去我该去的地方,这里有太史帮你,你还需要我出手吗?”

   张初尘悄声问身边的莲无殇:“莲先生,散人认识的朋友一个个都好古怪。”莲无殇道:“你们也是他的朋友。”两个剑修不说话了,莲无殇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不过张家剑修本能的知道,今天温衡招来的三个人,每一个都强的可怕。

   太史谏之挥挥手:“走吧,要是我搞不定,你再出来。”萧厉横了太史谏之一眼,他的目光落在莲无殇身上,莲无殇抬头看了萧厉一眼,萧厉后退一步,他对温衡说道:“我先走了,需要帮忙就点蜡烛。白蜡烛都是我的。”

   说完萧厉也逃似的跑了,温衡一脸懵逼问太史谏之:“什么情况,萧厉出来难道就是蹭饭的?”他还以为萧厉会带他们回九州界。太史谏之笑了:“这个,你要问莲先生了。”

   温衡一脸懵逼:“问无殇?无殇怎么了?”萧厉和无殇难道不是第一次见吗?他们甚至说的话加起来都没超过五句。莲无殇道:“这人,是死灵。”张家修士大惊:“死……死灵?”天界真是太可怕了,什么东西都能飞升的吗?

   温衡想了想就明白了,萧厉是阎君,死人的头头。而莲无殇是生机,他的灵气有净化作用,萧厉和莲无殇在一起,只怕滋味不好受。

   “明道友和萧厉的关系好像不太好。”张初尘问太史谏之,“您知道是什么原因吗?”大家都是被温衡的香招出来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朋友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敌人!

   太史谏之叹了一口气:“这事啊,说来话长了。这两人对对方都有误会,很难开解了,不说也罢。”张家人:……您还不如不说呢。

   没想到最后留下来的竟然是太史谏之,太史谏之倒是没什么,他招呼这四个人都坐在了自己的小舟上:“都上来吧,我带你们去九州界。”太史谏之其实是个非常好说话的人,他端着的时候,生人勿进,可是他放下身段的时候非常的温和。

   温衡问道:“谏之,芝麻他们还好吗?”太史谏之道:“我不知道,你走了之后我就在睡觉,要不是接到你的传信,我还在散修盟睡觉。”好么,确实是太史谏之的风格。

   混沌海上漫天星光,太史谏之划着船桨,小舟不紧不慢的在水上前进着。莲无殇白天用了太多的力量,现在有些体力不支,他坐在温衡腿上靠着温衡的肩头睡着了,温衡双手搂着莲无殇,讨饭棍被放在了旁边,两片小叶子这会儿随着桨声扭来扭曲。

   张初尘和张正弘叔侄两盘膝在打坐,张家修士不管到了哪里,都严于律己,只要有空,他们就在一刻不停的淬炼自己的剑意。他们这会儿已经进入无我境界,外面只要没有战斗的灵气波动,都惊不醒他们。温衡觉得这两人是看不下去自己和莲无殇相处了,他们一定是在嫉妒!

   小舟上只有太史谏之和温衡两人,温衡看着太史谏之高大的背影问道:“谏之,我是不是,给你们带来麻烦了。”如果不是他这么一闹,太史谏之他们依然好好的过他们的日子,他随手一召唤,就召唤了三个旧友。他的到来打乱了他们原本的生活。

   太史谏之温声道:“太子为什么又说这话?你能来找我们,我们很高兴。我相信萧厉和玄冥……咳,明萱也是开心的。”别掩饰了,温衡都知道那姑娘叫玄冥了,不过好好的一个女修叫玄冥,真的没问题吗?温衡竟然想到了恒天城流传的画本子里面写的玄冥二老。太可怕了。

   太史谏之道:“你已经不记得了,曾经您遇到事,不管我们怎么劝说,你都固执的要自己扛。你怕给我们带来麻烦,不管发生什么,都不想让我们帮忙。结果,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你殒身。现在你能回来并且需要我们,我们很高兴。”

   “明萱现在的立场很尴尬,她没办法对你坦诚相待,萧厉也是同样的,他们并不是不尊敬你。若是不尊敬,他们不会在接到追魂香的时候就跑下来。至于他们为什么不送你回九州界,纯粹是因为他们现在的身份和立场问题。”

   “谏之,那你呢?你现在知道我要和幽帝……”温衡话没说完,太史谏之就乐了:“殿下,恕我直言,我在对您挑明身份的那天就说了,我愿意成为你手中的刀,成为你的前锋,追随你冲到一重天上去。别说和帝幽干架,就算眼前是轩辕律和他的走狗,我也不怕。”

   太史谏之摇着船桨:“明萱和萧厉一定没有走远,殿下,你要相信,你在这里会遇到敌人,可是也会遇到我们这样的旧友。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也要对我们有信心。”温衡微笑道:“是我想岔了,谏之莫怪。”

   太史谏之理解的点头:“您以前就是这样,现在这样已经好多了。您这次,可是给萧厉和明萱一个大大的惊喜啊!”温衡一愣:“嗯?什么惊喜?”他都落魄到被人阴了流落在小洞天回不去了,这还惊喜呢?

   太史谏之笑道:“莲先生是个不错的人,和您很般配。”温衡一听笑了:“无殇自然好,是我配不上他。”说是配不上,不也紧紧的抱了这么多年了吗?

   太史谏之道:“他们都不肯相信,直到亲眼看到。”温衡扁着眼睛:“你们三个真八卦啊。”太史谏之一本正经:“我们都想看看您的道侣啊,要知道您以前可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温衡一只手捂着莲无殇的耳朵:“嘘,不要吵醒了无殇。”万一太史谏之抖出他曾经的什么风流韵事,就算无殇不介意,温衡会心虚啊。

   119

   过了一会儿温衡担忧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老邵在九州界有没有被人揍了。”太史谏之一愣:“嗯?柔情剑仙吗?怎么了?”温衡将他们的情况说了下,太史谏之这才知道里面还有这么多弯弯绕呢?太史谏之沉吟道:“嗯,就我对帝幽的了解,他还真能做的出来,要不,我们加快速度吧。”

   还能加快速度呢?温衡觉得这种小舟一直都这样四平八稳慢悠悠的走的。

   太史谏之脱了身上的斗篷丢在船头上:“我们要加速了!”说着他噗通一声跳到了混沌海去!温衡一惊:“谏之!”这可是混沌海啊,水性再好的修士下去也只能咕噜噜喝海水啊!

   莲无殇三人被惊动醒的醒跳的跳,只见前方的水域中闪过一道金色的灵光,水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金灿灿的龙头!太史谏之原来是跳到了混沌海中化形呢!张家剑仙惊得眼珠子差点没收的回来,这龙也太巨大了吧!温衡松了一口气:“谏之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想不开跳混沌海了。”

   太史谏之晃晃巨大的龙头,它一个脑袋都比他们乘坐的小舟大上数十倍!太史谏之小心的用前爪点了一下小舟尖尖,一条金灿灿的绳索就被拴在了小舟上。太史谏之道:“速度太慢了,我来加速一下,大家坐好了啊!”

   说完后金龙像是离弦的箭一样冲着九州界的方向游了过去,而小舟还在原地一动不动,仔细一看,金色的绳索还软软的搭在水中。难道是绳索断了,太史谏之不知道?就在温衡以为太史谏之把他们忘记的时候,绳索猛地绷直了!

   只听咻的一声,小舟在混沌海面飘起来了!

   恒天城水多,宽阔的水面上总会有孩童在玩耍,有时候温衡会看到孩童向水面丢出薄而轻的瓦片,瓦片会贴着水面点水之后再飞出去,直到最后沉到水中。温衡觉得,他们现在就是那个被丢出去的瓦片!

   人在前面飞,魂在后面追!太史谏之的身形像是金色的流光在水中前行,温衡几人抱成一团才能保证自己不被甩下去!太可怕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兽速度!

   一个时辰之后,温衡就看到了早上就离开的祁茂和王明月他们,一群人乘着二十多艘小舟正在水面上悠哉悠哉的飘着呢。这时候这群人只看到身边猛地刮过一道灵光,有什么东西咻的一下过去了!

   王明月嘤嘤嘤上了:“茂茂,你看到刚刚有什么过去了吗?”祁茂张张嘴忍无可忍的说道:“老王,你再这样,我就揍你了。”不过没有轮到祁茂出手,巨大的浪花猛地掀起,这群人像是饺子一样噗通噗通的落到水中,顿时水面上一片鸡飞狗跳。

   温衡不确定的问莲无殇:“无殇,你刚刚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一闪而过?”莲无殇想了想:“可能是混沌海上的海兽?”温衡乐了:“谏之跑的这么快,能追上他的海兽不多吧?”

   太史谏之像流光一样急速前进,按照这样的速度,不要等到天亮,他们就能到九州界了,一定能杀帝幽一个措手不及!就是小舟有点飘,时不时的贴着水面来一下,感觉就像是一只刚学飞的乳鸽一样不太稳。

   太史谏之在前方松快的说道:“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太子你说对了,人啊,还是要运动,不运动会老!我这会儿觉得,我活过来了!”为了表达自己的雀跃,太史谏之决定赋诗一首,至于他说什么诗,估计只有莲无殇能欣赏了,因为温衡和张家两个剑修已经扒着船舷开始吐了。

   天色大亮的时候,太史谏之神清气爽的站在船头,他环着胳膊指着前方:“看,九州界!”晨光中的九州界像是一个大平菇一样立在眼前,看起来还挺壮观的来。可惜只有莲无殇回应他:“多谢太史先生了,昨夜您的赋诗都很有意境。”

   太史谏之笑哈哈的:“不愧是莲先生,有欣赏力!”他看向船舱中,温衡和张初尘他们四仰八叉的倒着,晕得站都站不起来。太史谏之赞赏的对莲无殇竖起大拇指:“原本以为莲先生身体素质是最差的,没想到竟然是这群人中最好的一个。”

   莲无殇幽幽的说道:“我现在只是一抹分神,算不上一个完整的人。”严格来说,莲无殇现在就是个魂啊,所有只有灵魂才能坐上全力奔跑的太史谏之吗?温衡他们的魂还没追上来吗?

   缓冲了足足三炷香的功夫,温衡他们才在莲无殇和太史谏之的帮助下活过来了。温衡有点后遗症,他觉得耳朵嗡嗡嗡的,听东西听得不太真切。张家剑修觉得他们的视线忽高忽低,好像还在颠簸状态。

   太史谏之又穿上了他的大斗篷,他的样子太明显了,要是有心人一眼就能认出他来。

   九州界看起来风平浪静,没什么变化的样子。张家人回到张家宅子的时候,邵宁和张志远还没起身。邵宁睡眼朦胧:“嗯?老温,你回来啦?”

   温衡揉揉邵宁的头:“老邵,你没事就好。”邵宁一头雾水:“我能出什么事啊,我这不是好好的么?”等他听张家修士说完之后,他一下愣了:“帝幽竟敢这么对你?岂有此理,走,我们去会会他!”

   太史谏之幽幽的说道:“他应该还在混沌海上没回来。”太史谏之对自己的速度极有自信,众人互相看看对方,这岂不是……正好?!

   帝幽的行宫在绿油油的草地上,黑色的行宫看起来依然不那么和谐。到了现在,众人已经能看出问题所在了,帝幽的行宫从上空看起来,是一个标准的圆形!像极了两仪阵中的阴眼,这里,应该就是两仪阵另一边阳阵所在了。

   行宫前面已经出现了许多兔子,也出现了手提竹篮喂兔子的仙子。站在空中看下去,这几个仙子分别出现在行宫的八个方向,非常对称。

   温衡问莲无殇道:“无殇,这里面有什么说法吗?”莲无殇眯着眼睛看了看:“这里的灵气太杂,我分不出来,还是要进去探一探。”听到这话之后,一群人落到了行宫前的草地上,喂兔子的仙子看了看温衡他们,就转过了视线。

   一只蹦蹦跳跳的兔子跑过来凑到莲无殇面前,三瓣嘴儿啃了啃莲无殇的衣角。温衡弯腰提起了兔子耳朵:“嘿,小东西,这可不是让你吃的。”兔子挣扎了几下,温衡他们听到了仙子们的叱责声:“竟然手提兔子的耳朵,这是对兔神的不敬!”“对啊对啊,会遭报应的!”

   之前听到她们说这话的时候,莲无殇还不快的用了禁言术,现在莲无殇根本不管她们了。温衡将手里的兔子放在地上,兔子压低身体贴平。温衡摸摸兔子的毛:“哎,这样乖乖的,我就又喜爱你们了。”果然兔子还是可爱的,只要不是那种几层楼高长着獠牙和利齿的。

   温衡点点头:“进去吧。”说着一群人走向了幽帝的行宫,行宫前面有几个傀儡将士迎了上来:“站住!”莲无殇手中灵光轻点,几个傀儡顿时瘫倒在地。太史谏之夸奖莲无殇:“莲先生在术法上面的造诣登峰造极。”莲无殇淡淡的回应:“过奖了。”

   一群人就这样大模大样的走到了幽帝的行宫中,一进行宫,就看到了长长的回廊,一眼看不到头。温衡道:“上次,我就是在这条回廊上被传送到了清水湾。”莲无殇道:“这是一个小小的幻术,其实这里的回廊没有那么长。”

   温衡一愣:“嗯?”莲无殇手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阵法,他一步上前将手心贴在空气中,只见一阵灵光闪过,眼前的风景变了个样子,长长的回廊顿时缩短,仔细一看,竟然只有几丈远。

   走过回廊后有一个亭台,站在亭台上,众人愣了。按照常理来说,亭台在行宫中,看到的应该是行宫的样子,一般人家亭台旁边出现的是假山池塘。可在这里,他们看到了一座城池!

   从他们的这个角度看过去,他们就像置身在天空中,脚下有行云朵朵,白云下有一座巨大的城池。张初尘惊道:“这……是九洲城!”温衡他们对九洲城不熟,因此不清楚九洲城的布局。而张初尘他们来了好几个月了,每天又会在城中巡视,因而熟悉得很。

   张正弘指着下方一处广场对温衡说道:“散人你看,这就是我们之前出发时候的南街广场,你还记得吗?”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城中现在还有人在走动,站在这里,城中每个人有什么行为,竟然看的清清楚楚。

   莲无殇道:“我竟然能亲眼看到笼中术,看来幽帝是个阵法高手。”太史谏之道:“帝幽不是阵法高手,这里的阵法应该是别的仙尊帮他设立的。”

   莲无殇看到温衡他们一脸求解的样子,他缓声说道:“这个阵法,成为笼中术,笼中所有的人都能被人看的清清楚楚,若是想要害某个人的性命,易如反掌,置身在阵法犹如被放在了笼中,生死全凭施术者心情。”温衡几人大眼瞪小眼:“这……”

   从凉亭上看下去,整个九州界都尽收眼底。莲无殇道:“难怪九州界没有高山一马平川,原来是因为笼中术的关系,高山会遮挡视线。”温衡道:“站在这里,会觉得整个世界都是他的玩物。”

   多可怕啊,一个人的悲欢离合全部被不认识的人看在眼中,还能被他随意的摆布,一想就不寒而栗。邵宁皱眉道:“上次我们过来为什么没看到这个术法?”他们上次过来的时候,旁边是普通的假山奇石,邵宁还记得假山上有只特别圆的兔子在吃草,当时他还多看了几眼。

   莲无殇道:“帝幽知道我们过来,应该遮盖了阵法。”

   转过了凉亭,便看到了一座黑色的宫殿,这个宫殿比温衡他们看到的广场前面的宫殿还要高大,整个宫殿都是压抑的黑色。宫殿上没有任何装饰,就连窗户上应该透光的琉璃都是黑色的不明物质!

   邵宁嘀咕着:“这哪里像是行宫,这分明是坟墓啊!”张志远叹了一口气:“剑仙你现在明白我们的惶恐了吧?每天都觉得自己在守墓。”幸亏他们只见过一次这样的行宫,而且还是在行宫外面看了一眼,都没进去。要是天天进来,一定会天天做噩梦了。

   莲无殇道:“我看看这里有没有阵法。”他试了试之后道:“外面没有,不清楚里面有没有。”

   太史谏之道:“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没想到帝幽那厮小动作不少啊。”一行人爬上了台阶走到了行宫大门前,探头向内一看,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看到一片深沉的黑色。这行宫里面竟然一点光都没有!

   120

   面对着毫无光亮的行宫,心里难免有点犯怵。邵宁嘀咕道:“怎么这么邪门啊,跟恶水似的。”说起恶水,温衡倒是不怕那玩意,他伸出了几根树根进去探了探。

   “怎么样?”众人问温衡,温衡摇摇头:“一片黑,什么都看不见。等等,好像有光!”众人等了一会儿,只听温衡道:“有个洞。”

   温衡还想放出树根出去,九州界突然之间地动起来,温衡顿时就明白了:“洞中可能连通着九州界的道木,我要是闯进去,弄不好九州界都要倾覆了!”

   莲无殇一锤定音:“进去看看吧。”他还不信有谁能困住他们这群人。

   在要进入行宫之前,温衡伸出了树根在每个人腰上系了几下:“保险起见,以防万一。”他被坑怕了,这群人现在少一个都不行!

   众人发出了善意的笑声,然后义无反顾的走到了黑暗中,别说,一进去之后又冷又黑。幸亏腰上有道木的树根,几人还能靠着声音一路前进。

   行宫外面看起来虽然大,普通的行宫进去之后走上几百步也该到头了,可温衡他们走了几炷香之后,世界还是一片黑暗。好在人多还能说说话,要不然这黑暗都能吞噬了信心。太史谏之他们也想着用上阵法,至少能让世界变得亮一点,可惜阵法一出来就噗呲一下灭了。就连夜明珠的光亮都没办法穿透黑暗,真是……黑的深沉。

   温衡道:“洞穴就在前方,大家坚持住。”黑暗中,他牵起了莲无殇的手:“无殇。”莲无殇应了一声:“嗯?”温衡的温度传到了莲无殇手心中:“我在,别怕。”莲无殇笑了:“我没怕。”

   黑暗中,一群人径直向前走去,走了足足一个时辰之后,眼前传来了一点微光!众人走了过去,只看到地上有一块透明处,光源正是从这里传了过来。

   “这是什么?”只能看到下面有亮光,可是里面竟然什么都看不到。就在这时,众人脚下的光源突然扩大,众人脚下一空,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下落去!

   温衡一把抱住了身边的莲无殇,只听几声沉闷的噗通声传来,一群人落到了地上,摔得七荤八素。太史谏之挣扎着爬起来:“哎,我的老骨头,要散架了,啊,我身体好重。”张初尘他们也有同样的感受,好重,飞剑都提不起来的感觉。

   莲无殇翻身而起问温衡:“没事吧?”温衡坐起身:“没事,我强壮着呢。”这时候众人神识一扫,他们看到了一个阵法,一个太极图案。

   他们身处阴阵中的阳眼中,而阳阵中的阴眼里,有一副纯白的棺椁。阵法不大,直径只有一百多丈,黑白分明无比庄重。

   “好臭……”继好重之后,好臭又成了大家的共同感受,众人连忙切断了自己的嗅觉。可是没什么用,那种腐烂的气息还是透过毛孔侵蚀到了众人的紫府中,真是臭得心惊。

   温衡已经是第二次遭受这样的气味攻击了,他一下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他们身边所谓的阴阵中的黑,全部都是花蕊。温衡一扫就看出来了:“这是聚魂花的花蕊!”而阳阵那边的白,竟然是聚魂花的花瓣!

   当初一朵聚魂花,都把温衡臭吐了,何况这么多花蕊?张初尘他们已经压不住胸腔中翻腾的恶心感,眼看着就要吐出来了。这时候莲无殇从袖中取出了一朵青莲,青莲散发着阵阵幽香,嗅到的瞬间人神清气爽。莲无殇辣手摧花,一人发了一片花瓣:“能压着点。”

   被分到花瓣的太史谏之:“莲先生,这么好的花你就给拆了?”莲无殇道:“青莲洲的荷塘里面多了去了。”太史谏之顿时就遭受了重击:“多了……去了??”

   太史谏之终于暴露出自己的弱势了,这是一条很穷的龙来着。虽然他金灿灿,可是他少的就是金灿灿。说出来可怜,他身上的斗篷都用了八千年了,破了又补,补了又破。他都没钱买新的!

   莲无殇将青莲花瓣撕开卷了起来塞到了鼻孔中,其他人如法炮制,别说,这样真的压下了那种恶心的感觉。温衡问道:“我们这是落到了什么阵法里面了?”

   温衡都不敢动,就怕一动就中招。莲无殇道:“看起来只是个很普通的太极图。”可是在两仪阵下的太极图,本来就不简单了。

   在场的人也不简单,太史谏之直接踩着聚魂花的花蕊走向了那边的棺椁:“我倒是要看看,帝幽在搞什么鬼!”太史谏之过去了,其他人也跟在他身后走了。

   在踏入聚魂花花瓣组成的阳阵时,突然起了一阵大风,狂风刮过,眼前的花瓣漫天飞扬起来。

   “来啦?”温衡的世界一片黑暗,黑暗中只剩下了白色纷飞的花瓣和洁白的棺椁。周围有谁的声音响起:“等你很久了。”温衡不由自主的回应出来:“来晚了,抱歉。”

   世界突然变了,眼前出现了一个普通的小院子,院子中站着一个长身玉立的青年。他面容俊秀,眉眼温和,嘴角挂着温暖的笑意,他对着温衡伸出手:“不晚,只要殿下来了,青州就很高兴了。”

   温衡看着自己的爪子心里在念叨着:“不许去牵,不许去牵,你可是有道侣的人!”可是,他的爪子还是伸了出去,牢牢的握住了青年的手。不但握住了,还给了青年一个大大的热情的拥抱。温衡快疯了!他又掉到什么奇怪的阵法里面去了?

   温衡还在狂野的吐槽着,却听自己的声音说道:“胸口有什么?”温衡看到自己的手伸到了青年衣襟中去,温衡捂着脸惨烈的叫出了声:“啊——我的清白!!!”

   他的手中提着一只兔子,雪白的小兔子在手中乖乖的一动不动。温衡看到‘他’右的手虎口的位置有一点绿豆大小的红痣。这不是他的手!温衡心中的罪恶一下飞走了,他应该是入了谁的梦中了。

   青州两只手接住了兔子的身子:“殿下,您轻点儿,它会痛的。”温衡惊恐的发现,身体的主人抱住了青州开始亲了起来:“它痛,你怕不怕痛?”青州红着脸:“如果是殿下给的,自然是甘之如饴的。”

   温衡又要疯了,他到底做了什么孽,为什么要让他看到这样的情况。无殇,对不起,我脏了……温衡面无表情的看着名为青州的青年被身体的主人剥了衣服这样那样……他,到底做了什么孽,竟然还要看这么久?

   手主人是幽帝吧?一定是幽帝,这就是个畜生。没听青州都哭成那样了吗?还动,怎么忍心?!

   老温同志觉得自己有种精神错乱的感觉,看多了别人那啥的画面,他现在已经能淡定了。他就像是局外人一样观看这续集,只不过他的视线是幽帝的视线。

   幽帝叹了一口气,他低头亲亲青州的肩膀,这时候脑海里突然想到了父皇对他说的话。温衡大吃一惊看着自己身边,旁边突然出现了画面,吓他一跳,这样的实景转化太刺激了。

   幽帝的父皇坐在龙椅后对着幽帝砸了几分奏折出来:“御史弹劾你,说你纵情声色犬马!你那侍读该处理了!”幽帝跪在地上恳求道:“父皇,青州与孩儿两情相悦,我们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孩儿爱慕他……”

   幽帝的父亲猛地站起来:“他是男人!你是我们雷国的帝王!你将来要继承雷国的大梁,怎能让他耽误了你的前程!孩儿,你听父王一句,青州会害了你。生在帝王家,你不能有任何感情,青州只是个小小的侍读,他的家人都舍弃了他,你不要执迷不悟!”

   幽帝坚定的说道:“父王,孩儿宁要青州,也不要天下。”老皇帝气的仰倒:“好你个帝幽,竟然为了一个男人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画面又跳转了,禽兽帝幽扳正了青州的身体,又开始那啥了!温衡快疯了:“畜生!”

   突然之间,他看到青州的脸上落下了泪滴,还能是谁的,肯定是帝幽的啊!帝幽痛苦又深情的亲吻着青州的身子:“青州,我该如何是好?”青州累极了,他昏昏沉沉:“殿下,殿下……”

   温衡疯狂的开始祈祷,给个面子吧,不要让他身临其境了!也许是温衡的祷告应验了,他终于脱离了帝幽的身体,谢天谢地,温衡松快的擦擦头上的汗。只不过,这次他被困在了小院中,不能离开小院半步。嗯,这样也好,只要不附身在别人身上就行。

   青州是个温柔儒雅的青年,他写得一手好字,画得一手好画。在人前,他温文尔雅,人后,他纯善温柔。小院中除了青州,只有两个活物,一个是名为小白的兔子,还有一个是名为小翠的侍女。

   小翠眼角有一滴泪痣,仔细一看,这不是引着温衡进门的那两个傀儡侍女的长相吗?不过这时候的小翠很灵动,有一双圆圆的大眼睛,脸颊上还有两团红晕。没人的时候,她天真娇憨,有时候会缠着青州让他教她读书识字。

   温衡被困在小院中足足有半月,不过他并没有感觉到时光的流逝,他觉得每一天过的飞快。之所以知道被困在这里有半个月,是因为这一天青州兴致极好的说:“今天是月中,殿下休沐,不知道他今天会不会来。”小翠笑道:“会来的,每一次休沐,殿下都会来的!我去给您烧水!”

   温衡在旁边叹了一声,一个是被舍弃的侍读,一个是将来的天子,青州注定了要悲剧啊。可惜可怜的青州现在还在幸福的洗澡,满脸都是期待。

   温衡背过身去看着小院外面的天空,天空中阴云密布,看来要下雨了。

   作者有话要说:温衡:我做了什么孽,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的清白没了!

   蠢作者:一般男人遇到这种事情只会开心吧?再说,你有清白吗?

   温衡:我不管,你再做这种事,我就罢工了。

   蠢作者:换成无殇,你要不要?

   温衡:要要要!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