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极致玄魂

第一百七十二章 败露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shaoguan360.com 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邱颖的话,无疑是让莫殇和程大叔很是震惊,他们没想到,这事连她也知道,不过,想到她是邱家二小姐,也就释然了。

   只是让莫殇感到意外的是,这邱颖的观察力也太过不同寻常了,仅仅一个照面便敢断定那伙人是沙帮的人,这点还是挺让人敬佩的。

   “二小姐目光如矩,老程我佩服。”听到邱颖说到这份上,程大叔略微震惊的脸色稍微缓了缓,在轻吐一口气后,他神色一凛,也是间接承认道。

   见程大叔没有否认,邱颖的心头也是松了一口气,虽然她也是根据山下那群人的服饰猜的,但看来是猜对了,她的目光朝周围瞟了一眼,见有人走来,她当机立断道:“两位,不如我们稍移两步说话?”

   莫殇和程大叔也是听到了脚步声,眉头一皱,点头道:“走吧!”

   于是乎,三人便在别人惊奇的目光下,来到一处较为隐秘的林子里,继续商议。

   ————

   酒过一轮后,费老和谷老脸色涨红,目光涣散,明显有点喝高了的迹象,而另外三人,同样也是满嘴胡话,在那里频频向两位老者敬酒,并不打算就此罢手。

   “费老和谷老好酒量,来,我们不醉不休。”项临的脸庞泛着一丝红晕,他的右手拿着酒壶,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举步维艰地分别来到费老和谷老的桌前,为他们续上酒水,随后为自己满上一杯,豪情万丈地敬酒道。

   见状,冯胜和腾禄也是有样学样,举着酒杯,十分豪迈地道:“两位老人家,我们也敬你一杯。”

   “好,既然三位如此盛情,我们干了。”见盛情难却,费老和谷老爽朗一笑,大手抄起面前的酒杯,仰首一饮而尽,气魄了得。

   “我们也干了。”看到费老和谷老的举动,项临的心头也是受到感染,一抬头,也是一饮而尽,而冯胜和腾禄,自然也没有半点含糊,照样满饮。

   “这酒的味道虽然一般,但胜在够辛辣,给人一种劲烈如火的感觉,也是难得的好酒,喝起来痛快。”仰首饮尽,谷老倒立着杯子在虚空一晃,半滴酒水也没有洒出来,感受着酒水的辛烈,他兴致极高,忍不住赞叹道。

   “这不过是杂粮酿制的粗酒,当不得谷老的称赞。”听到谷老的赞誉,项临却是摇了摇头,说了一句实在话。

   “项管事过谦了,谷老头说得不错,这酒的味道虽然有所欠缺,但胜在够劲,入口即冲,倒也算是难得的佳酿。”对于项临的自谦,红着老脸的费老却是不甚赞同,实事求是地道。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既然费老和谷老喜欢,那就多饮几杯,来人,送上酒水。”项临淡然一笑,恭维了一句,随即也是大声唤人,打算继续与两位老者畅饮下去。

   不过,费老和谷老已然喝尽兴,当即也是打断项临的话,阻止道:“项管事的盛情我们心领了,再喝下去我们可就真的醉了,今日就到此为止吧!”

   “哦?”

   听到费老的话,项临那涨红的大脸露出了一丝疑惑,惊咦了一声。

   “项小兄弟,费老头说得不错,今日就此打住吧,我们喝也喝够了,休息也休息够了,如果日后有缘,我们两个老头子做东,请你们喝个痛快。”打了个酒嗝,精神有点涣散的谷老甩了甩脑袋,身体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一捋花白的胡子,也是扬言今日到此为止。

   “这……”见谷老也说到此为止,项临的脸庞上掠过一抹出人意料的神色,不经意间,他的目光朝冯胜和腾禄瞄了一眼,见后者同样感到一丝惊奇,他的脸色很快就调整了过来,眨眼便恢复正常,在轻叹了一声后,他有点意犹未尽地道:“那真的可惜了,今日还想与两位老先生来个不醉不休呢?”

   “来日方长嘛,这种喝酒的事,有的是机会。”费老的脸上露出和煦的笑容,含笑道。

   说完,费老也是当着众人的面,跌跌撞撞地站起身来,那站立不定的样子,给人一种风一吹便要倒的感觉。

   看到费老那摇摆不定的样子,项临三人的心头都是大喜过望,想必酒中的蒙汗药应该是起效了,不出片刻定然像死猪一般睡过去。

   “费老头,既然我们已经喝足休息好了,就不要耽搁了,还是尽早跟上他们为好。”见费老又在那里虚客套,谷老显得有点不耐烦,催促道。

   对此,费老并没有异议,见谷老心急如焚,他只是淡然地笑了笑,回应道:“好好好,提起酒一脸兴奋劲的是你,急着办正事的也是你,合着我才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如今天色将晚,我不是怕耽搁正事嘛!”闻言,谷老猛地摇头,解释了一句道。

   见两位老者话语上杠上了,项临三人也是一愣,不过,听到他们话里的意思,明显是追随他人而来,这一点倒是让三人感到一丝不好的苗头,使得他们因喝酒而昏沉的大脑略微清醒了几分。

   眉头一皱,项临的神色有点难看,看着眼前的两位老者,他的心中思忖道:“莫非真如腾禄所说,费老和谷老是追随先前那支队伍而来的?”

   思及至此,项临心中一阵犯难,如果真的如此,那费老和谷老的来意恐怕就有点不简单了。

   冯胜和腾禄心中,此时也在考虑着同样的问题,不过,两人没有如项临一般思虑得如此深远,他们谄媚地笑着,目光恭敬地看着两位老者,心中却是在嘀咕着药效何时发作。

   “也罢,事不宜迟,我们走吧!”费老摇了摇头,也不想和谷老多作口舌上的争执,干枯的大手往身后一操,便接着道:“三位管事,今日就此别过,日后有缘,我们再来不醉不休。”

   “费老言重了,既有要事,就不要耽搁了,你也说来日方长嘛,往后有的是机会。”项临摆了摆手,轻言了一声,示意费老不必太过客气。

   见状,冯胜和腾禄也是客气地对着费老、谷老抱了抱拳,但眼底深处却是掠过一抹不怀好意的凶光。

   “三位小兄弟,那我们走了!”谷老的大手也是往背后一操,话落便率先往帐篷外走去。

   闻言,费老也不再多言,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也是跟了出去。

   当着三人的面,费老和谷老径直走出了帐篷,独留下三人在帐篷内,而此时的他们,酒已经醒了几分,而腾禄见机也是从袖中取出一颗红色的药丸,递给项临道:“临哥,这是解药,你赶紧服下吧,否则蒙汗药的药效,不出一会便要发作了。”

   “嗯!”从腾禄手中取过药丸,项临应了一声,随即再也不废话,仰头便是将药丸服下。

   丹药入肚,项临也是感觉到昏昏沉沉的大闹顿时清醒了几分,神色一凛然,他的双眼一闭,体内的魂力也是迅速运行起来。

   随着魂力运转,项临体表外一道道氤氲雾气蒸腾而出,还伴随着浓烈的酒香味,看其样子,赫然便是将全身酒气逼出体外,保持清醒。

   见状,冯胜和腾禄也是一点也不含糊,双眼垂闭,体内魂力猛地运作,身体周遭顿时也是雾气缭绕,同样也是将之前喝下的酒水慢慢逼了出来。

   “走,我们送送两位老先生。”见冯胜和腾禄完事,早已清醒过来的项临威严如常,他朗声一道,更是将“送”字咬得特别重。

   “呼……”

   运转的魂力收回到炼魂晶内,冯胜和腾禄几乎是同时睁开双眼,他们轻嘘了一口气,整个样子看起来精神了不少。

   听到了项临的话,两人的眼角皆是掠过一抹狡黠,重重一点头,跟着前者朝门外走去。

   三人刚追出去没多久,却是看到费老和谷老驻足停在营地外,并没有走远。

   看到三人追来,身后还有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费老和谷老两眼对视,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一丝玩味的味道。

   这一幕,明显是项临所料未及的,目光在冯胜和腾禄身上瞥了一眼,示意两人见机行事,后者也不傻,瞬间便明白过来,轻点了点头。

   “项管事,这是何意?”看着项临身后的一堆人影,优哉游哉地在营地外候着的费老目光一瞥,皱着眉头道。

   “两位老先生走得如此匆忙,我们三人不太放心,所以特来相送。”事到如今,项临也只能揣着明白当糊涂,恭敬地对着费老抱了抱拳,笑声道。

   “嗯,项小兄弟有心了。”话落,谷老看着黑压压的一片人,却是不以为意,涨红着老脸的他自得地捋了捋须发,也是打着圆场继续道:“对了,费老头,你不是有事要问项小兄弟吗,怎么还摆着这幅嘴脸?”

   “谷老头,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真的是人老了,酒力不胜从前也就罢了,连记性也没以往好,真的不服老都不行啊!”听得谷老的话,费老的“戒心”似乎放下了,一拍额头,也是感叹了一句,随即目光转而投向项临,歉然一声道:“项管事,刚刚多有得罪,还请你见谅,老头子有一事请教,还望你不吝赐教。”

   压下心中的紧张,项临顶着恭敬的神色,颇为豪情万丈地道:“费老客气了,有何事你尽管说,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实不相瞒,我们两个老头子乃风云学院的长老,奉院长之命秘密保护进山历练的一支队伍,途中我们遇到妖兽袭击,耽搁了点时间,失了其踪影,不得已才寻了过来,如今更是贪杯误事,不知其去向,不知项管事你们有否见过这样一支身着蓝色衣袍的年轻人队伍呢?”当着众人的面,费老一脸云淡风轻,他目光灼灼地看着项临,慢条斯理地问道。

  

最新入库
为您推荐

@三五中文网 . http://www.shaoguan360.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三五中文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